离言自性与假说自性

 

一、离言自性

 

【原文】

云何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谓于所知能碍智故名所知障;从所知障得解脱智所行境界,当知是名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此复云何?谓诸菩萨诸佛世尊入法无我,入已善净,于一切法离言自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无分别智所行境界,如是境界为最第一真如无上所知边际。齐此,一切正法思择皆悉退还,不能越度。

 

【今译】

什么是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即对智[了知]所知[一切法]能起障碍作用的,就称所知障;从所知障得解脱之智的所行境界,当知此称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此[真实]又是什么?即诸菩萨诸佛世尊,证入法无我,证入已[断一切所知障而]极其清净[时],对一切法的离言自性和假说自性平等无二的无分别智的所行境界[是此真实境]。如此境界是最上第一,[达]真如之无可超越的所知边际。至此[境界,]一切对正法的思考抉择都已[完成并]退出[而停止活动],[思考抉择]已不能超越[此境界]。

 

【评析】

本论此处论述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即证得所知障清净(亦即断所知障)之智的境界。此境界,就是证入法无我,“于一切法离言自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无分别智所行境界”。那么,其中的离言自性与假说自性究竟是何含义?无分别智如何对“离言自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

本品中,有些概念有其特殊性,《瑜伽论记》等注书对这些概念也解释不一。另一方面,本品中有几个命题是相互相通、内涵一致的,如无二所显、离增益执和损减执、善取空等。这些命题里出现的概念,名相虽有时不同,但内涵是一致的。笔者将就本品中的相关概念和说法相互参照比较,以寻求其内涵的相关和一致性,并作出符合本品内涵的准确解释。

 

1.离言自性

与世间极成真实一样,离言自性又是本论的一个特定概念。《解深密经》中出现过离言法性,与本论的离言自性含义相同,但《解深密经》没有展开,本论则作详尽讨论。同样,此概念在此后唯识经典中,也只被偶尔提及,而不再运用。

在本论中,离言自性包括真如与唯事,但有时又特指唯事。现引本论文字,详细说明。

(1)离言自性包括真如与唯事。

如本论说:“又诸菩萨由能深入法无我智,于一切法离言自性如实知已,达无少法及少品类可起分别,唯取其事唯取真如,不作是念,此是唯事是唯真如,但行于义。如是菩萨行胜义故,于一切法平等平等”

如文所说,对“离言自性如实知已”,“唯取其事,唯取真如”,这表明,离言自性与唯事和真如都有关,或者说,离言自性包括真如与唯事。

再者,“不作是念,此是唯事是唯真如”,所以,离言自性首先是唯事,唯事中有真如。

最后,“但行于义。如是菩萨行胜义故”,所以,唯事与真如都是“胜义”,即都是真实。

(2)离言自性特指唯事

离言自性虽包括真如与唯事,但有时,离言自性特指唯事,对此可举数例。

例一:“谓于此中实有唯事,于唯事中亦有唯假。不于实无起增益执,不于实有起损减执,不增不减,不取不舍,如实了知如实真如、离言自性,如是名为善取空者。”

此中,“真如、离言自性”同举,或可理解为真如与离言自性是同义反复,但整段文字是在强调对唯事和唯假(假说自性)不起增益执和损减执,所以,善取空者肯定要了知唯事,这样,此处真如与唯事对举,可理解为,离言自性对应唯事,或者说,离言自性特指唯事。

例二:“一者于假说相处,于假说相依离言自性、胜义法性,谓一切种皆无所有,于实有事起损减执。”

此中,“离言自性、胜义法性”同举,同样可看作是同义反复,都指真如。但作为一切世间法(有为法)假说相所依的离言自性,应该不是说真如,而是说唯事。因而,此处“离言自性、胜义法性”对举,与前唯事与真如对举一样,可理解为,离言自性特指唯事,胜义法性则指真如。

例三:“而于其中色等想法离言义性,真实是有,当知即是胜义自性,亦是法性。”

其中的“离言义性”,可看作是上文“离言自性、胜义法性”的略说,即“离言”指离言自性,“义性”指胜义法性。同样,“色等想法离言义性”,也不会只指真如,所以,离言自性指唯事,胜义法性指真如。本论中,真如与唯事都“真实是有”,所以,唯事(离言自性)也是胜义自性,真如则是诸法“法性”。

(3)离言自性虽说有时可特指唯事,但总体上还是应包括真如与唯事

如本论说:“问:若如是者,何因缘故于一切法离言自性而起言说?答:若不起言说,则不能为他说一切法离言自性,他亦不能闻如是义。若无有闻,则不能知此一切法离言自性。为欲令他闻知诸法离言自性,是故于此离言自性而起言说。”

此段文字说,圣者“为欲令他闻知诸法离言自性”,若离言自性只指唯事,就不合适了,真如肯定是圣者更想使他人(凡夫)所闻知,所以,离言自性应包含真如。但另一方面,如果离言自性只指真如,那么,以上引文中,多处唯事与真如对举,就没有必要。

 

二、假说自性与假说相

 

【原文】

又安立此真实义相,当知即是无二所显。所言二者,谓有、非有。此中有者,谓所安立假说自性,即是世间长时所执,亦是世间一切分别戏论根本,或谓为色受想行识,或谓眼耳鼻舌身意,或复谓为地水火风,或谓色声香味触法,或谓为善、不善、无记,或谓生灭,或谓缘生,或谓过去未来现在,或谓有为或谓无为,或谓此世或谓他世,或谓日月,或复谓为所见所闻所觉所知所求所得意随寻伺,最后乃至或谓涅槃,如是等类,是诸世间共了诸法假说自性,是名为有。言非有者,谓即诸色假说自性乃至涅槃假说自性无事无相,假说所依一切都无,假立言说依彼转者皆无所有,是名非有。先所说有今说非有,有及非有二俱远离,法相所摄真实性事,是名无二。

由无二故说名中道,远离二边亦名无上。佛世尊智,于此真实已善清净。诸菩萨智,于此真实学道所显。

 

【今译】

此外,[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义本离言说,]要[用语言]说明此[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义的相状,当知[此相]就是由“无二”所显。所说的“二”,指“有”和“非有”。这里说的“有”,指[由名言]所安立的[诸法]假说自性,这是世人长时所执着[的对象],也是世人一切分别戏论的根本,或称为色受想行识,或称为眼耳鼻舌身意,或称为地水火风,或称为色声香味触法,或称为善、不善、无记,或称为生灭,或称为缘生,或称为过去未来现在,或称为有为或无为,或称为此世或称为他世,或称为日月,或又称为随意识思维的所见所闻所觉所知所求所得,最后直至或称为涅槃,如此等类,是一切世人共所了知的诸法假说自性,[认为诸法假说自性是有],这称为“有”。所说“非有”,就是[不但]所说的一切色假说自性直至涅槃假说自性,没有[体]事也没有[显现]相,[而且]假说的所依[也]一切都没有;在假说所依上假立的言说,[也]都完全没有,这称为“非有”。前面说“有”,现在说“非有”,[对]“有”和“非有”二者都远离,[所呈现的一切]法相所包含的真实本性和[离言实]事,这称为“无二”[境界]。

由“无二”,称之为中道;远离[“有”和“非有”]二边,也称为无上。佛世尊的[不二]智,对此[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已完全把握。诸菩萨的[不二]智,在学习此真实过程中[不断]显明[并增长]。

 

【评析】

此处论述“无二所显”。“无二所显”,就是有与非有无二所显的境界;“无二”也可称为非有非非有。

先看非有,其中的有,按本论所说:“是诸世间共了诸法假说自性,是名为有。”所以,有就是指有假说自性。此外,就本论的论述来看,从色受想行识到涅槃等诸法,就是假说自性(“或谓为色受想行识……最后乃至或谓涅槃,如是等类,是诸世间共了诸法假说自性”),这是因为,在世人乃至小乘看来,一法有就是有自性,若无自性就无此法,这样,说诸法有就相当于说诸法自性有。

那么,本论的假说自性,属何种性?《瑜伽论记》的诸家解释中,有说是遍计所执性,有说是依他起性。从本论非有非非有的论述来看,有假说自性是错误的观点,非有就是非有假说自性,所以,假说自性应该是遍计所执性。

此外,本论还说了言说自性,可再从言说自性来看假说自性的属性。本论七十三卷说:“云何相无自性性?谓一切法世俗言说自性。”相无自性性是依遍计所执性而立,所以实际就是遍计所执性,因此,言说自性也就是遍计所执性。再者,六十四卷说:“遍计所执自性者,谓诸所有名言安立诸法自性,依假名言数数周遍计度诸法而建立故。”所以,凡用名言安立的诸法自性,都是遍计所执性。

言说自性与假说自性,从语义上看,应该同义,假说肯定通过言说;另一方面,唯识论认为,凡言说不得实相,只是假说。言说自性,本论已明确是遍计所执性,可知假说自性也应是遍计所执性。

此外,本论后文的破增益执和损减执,以及论述善取空,都可佐证假说自性是遍计所执性,详见下文。

再看非非有,其中,关于非有,本论说:“言非有者,谓即诸色假说自性乃至涅槃假说自性无事无相,假说所依一切都无,假立言说依彼转者皆无所有,是名非有。”这里说了三种非有:假说自性、假说所依、假立言说。据下文,后两种如果说是非有,肯定是错误观点,所以,后两种是非非有。但假说自性呢?上文说,有假说自性是错误观点,那么,非有假说自性就是正确观点,这样就不能说假说自性非非有。所以,这里不能按字面意思来理解,而应看作是起承接转折之意,意思是,错误观点认为,不但假说自性非有,甚至认为假说所依和假立言说都非有。这样,非非有真正要否定的是假说所依和假立言说非有,而不是要否定假说自性非有。

那么,假说所依和假立言说又是指什么呢?下文破增益执和损减执、善取空中都出现过相似的概念,现列表对照。


表一:诸命题中三类概念对照

诸命题基本含义三类概念
有与非有

诸世间共了诸法假说自性,是名为有。诸色假说自性乃至涅槃假说自性无事无相,假说所依一切都无,假立言说依彼转者皆无所有,是名非有。

假说自性

假说所依

假立言说

增益执与损减执

于色等法于色等事,谓有假说自性自相,于实无事起增益执。于假说相处,于假说相依离言自性、胜义法性,谓一切种皆无所有,于实有事起损减执。

假说自性自相

假说相处(假说相)

假说相依(离言自性、胜义法性)

善取空

谓于一切色等想事,所说色等假说性法,都无所有,是故于此色等想事,由彼色等假说性法,说之为空。于此一切色等想事,余实是有,谓即色等假说所依。

   

(色等)想事

假说性法

假说所依



    

由表可知,上述命题中出现了三类概念。一是假说所依(或假说相依),按增益执与损减执的论述来看,应是指离言自性(离言自性与胜义法性的关系,参见上文)。二是假说自性,同义概念有假说性法等。此二类概念详见上文。第三类概念,包括假立言说、假说相处(假说相)、想事,这些概念都同义,现分别说明。

(1)假说相处与假说相。损减执中说到了假说相处,假说相处应该与假说相同义。《瑜伽论记》中,有观点认为,假说相处指圆成实性,假说相指依他起性。这样的界定,就损减执来说(“于假说相处,于假说相依离言自性、胜义法性,谓一切种皆无所有,于实有事起损减执”),如果假说相处是指圆成实性,而其后的假说相依,按本品原文,也指离言自性和胜义法性,这样,损减执中这两个概念基本同义。这样的理解当然也可以,但参照“无二所显”和“善取空”,那里都出现了三类概念,所以,如果将这里的假说相处理解为与假说相同义(都是依他起性),那就与“无二所显”的假立言说和“善取空”的想事概念一致了。

(2)想事。想事与唯事相对成立,想事是在离言的唯事上安立名称所成,名称(名言)由(与第六识相应的)想心所安立,所以称为想事。以青色为例,在离言的唯事上安立青色的名称,这就是青色的想事。

此外,善取空说“谓于如前所说一切色等想事”,“色等想事”中的“等”,指除色法外的一切世间法,所以,想事就是一切世间法。所有世间法,都是在离言自性(特指唯事)上安立名言后形成的,在此意义上,想事相当于假立言说,或假说的处所,也就是假说相或假说相处。这些同义概念,实际就是“色受想行识”等一切世间法。

 

三、离言自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

关于无分别智对“离言自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如上所说,离言自性是真实性,假说自性是虚妄性。从离增益执和损减执来说,说离言自性无,是损减执;说假说自性有,是增益执。远离增益执和损减执,就是“离言自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

但由此而来的问题:想事(言说相等)究竟是有还是非有,与增益执和损减执是什么关系?这可以从存在论和修证论两方面来说。

从存在论来说,善取空等理论认为,想事就是一切世间法,想事中包含了被人们执为实有的“假说性法”,即假说自性;还有实际存在的“假说所依”,即离言自性(真如与唯事)。恶取空就是认为,不但“假说性法”(假说自性)非有,“假说所依”(离言自性)也非有,由此说想事(世间法)空。善取空则认为,“假说性法”非有,这是没问题的。但说想事空,只是就“假说性法”非有而说;而其“假说所依”是有,就“假说所依”来说,想事(世间法)不空,想事是有。此外,关于想事是有,或许还可从另一角度来说明,即想事中有离言自性,如果想事是遍计所执性,是无,那想事中怎么还能有离言自性?所以想事是依他起性,是有。

但从修证论来说,四如实智中,事寻思所引如实智说:“观见一切色等想事,性离言说,不可言说。”这是说,想事的本性离言,或者说,想事中有离言自性。这与上述说法一致。差别寻思所引如实智则进一步说:“谓彼诸事,非有性非无性。可言说性不成实故非有性,离言说性实成立故非无性。如是由胜义谛故非有色,于中无有诸色法故;由世俗谛故非无色,于中说有诸色法故。”由此来看,从世俗谛来说,想事(色法等)是有,这实际还是从存在论来说。而从胜义谛说,想事(色法等)是无,这实际是从修证论来说,因为修行就是要证胜义谛,而想事是言说层面的,属“可言说性”,在证胜义谛时,“可言说性”的想事与假说自性同时被遣除,所证只是离言自性,即离言说性的真如与唯事。

现将以上所说列表于下:


表二:三类概念与二谛


善取空破二执四如实智无分别智

离言自性

(真如与唯事)

想事中有离言自性破离言自性无之损减执离言说性实成立离言自性与假说自性平等平等
假说自性想事中无假说自性破假说自性有之增益执可言说性不成实
假说相(想事)想事有破假说相无之损减执

1.想事性离言说

2.想事,胜义谛无,世俗谛有


  


   



下一篇:世间极成真实 上一篇: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