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习气

 

【原文】

论:复次生死相续至总有三种。

述曰:第二复次、解颂答问。于中有三:一、总标,二、别解,三、指例。此初也。

今三习气,即《摄论》第三、第四“三种熏习”。

论:一名言习气至各别亲种。

述曰:别解有二,初别解三,后配属颂。

但此名言,分为二种,摄一切法习气尽也,此是三性诸法因缘。彼论但有“言说熏习”。

 

【今译】

论:复此,生死相续由诸习气,然诸习气,总有三种。

第二个复次,解释颂文并回答疑问。其中有三部分:一、总的标明主旨,二、分别解释[三种习气],三、指出参照前例的文字。这是第一部分[总的标明主旨]。

现在文中所说的三种习气,就是《摄大乘论》第三卷、第四卷中所说的“三种熏习”。

论:一名言习气,谓有为法各别亲种。

分别解释三种习气中,有两部分:先是分别解释三种习气,然后与所属的颂文相对照。

这名言习气,分为二种,就将一切法的习气完全包括在内,这是[善、恶、无记]三种性质的一切法生起之因缘。那《摄大乘论》中只有“言说熏习(即表义名言习气)”[,没有显境名言习气]。

 

【评析】

此处是解释三种习气,即三种种子。关于种子,在唯识经论中,有不同名称。在《解深密经》中,称为“名言习气”;在《摄大乘论》中则分为名言熏习、我见熏习、有支熏习。在《成唯识论》中,说了两类体系,一类是本论第二卷所说的等流种子和异熟种子;另一类则是此卷所说的名言习气、有支习气、我执习气。后一类就是《摄大乘论》所说的体系。而据《成唯识论疏义演》所说,《摄大乘论》中的言说熏习只有表义名言熏习,而无显境名言熏习。因此,本论的种子体系在《解深密经》和《摄大乘论》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更为完善。

名言习气就是本论第二卷所说的等流种子,分为表义名言种子和显境名言种子,总的来说是前七识的认识活动熏成的种子,是一切法生起的因缘。下文说到的有支习气和我执习气是名言习气中具有不同性质的习气,本质上也属于名言习气,所以文中说名言习气分为二种,就将一切法的习气完全包括在内。

 

 

【原文】

论:名言有二至音声差别。

述曰:唯第六识能缘其名、能发其名,余皆不缘,亦不能发。即唯诠义音声之差别,简非诠表声,彼非名故。

名唯无记,《瑜伽》七十二“五法”中说故。声自性唯无记,然声有表,是业性摄,以能表思,名为三性,体唯无记。名非业性,故从声本,说为无记。

然名是声屈曲差别,唯无记性,不能熏成色、心等种。然因名故,心随其名,变似五蕴、三性法等,而熏成种。因名起种,名名言种,一切熏种,皆由心、心所。心、心所熏种,有因外缘,有不依外。不依外者,名显境名;若依外者,名表义名,以分二别,然名自体不能熏种。

 

【今译】

论:名言有二:一表义名言,即能诠义音声差别;

只有第六识能认识名言,能引发名言,其余识都不能认识,也不能引发。即只是诠释意义的各种声音[称为表义名言],排除不能诠释意义的声音,因为后者不是名言。

名只是无记性,因为《瑜伽师地论》七十二卷的“五法”中是这样说的。声的自性只是无记性,但声音有所表示,是属于业力性质的范畴,因为能表达思心所,所以称为三种性质,主体只是无记性。名不属于业力的性质,所以依从作为本源之声,说是无记性。

但名是高低起伏的种种声音,只是无记性,不能熏成色法、心法等的种子。但以名为因,心随其名变现出似乎实在的五蕴、三类性质的事物等,从而熏成种子,因为是由名而熏成种子,所以称为名言种子,[实际上]一切种子的熏成,都是由心和心所。心和心所熏成种子,有的因为外在条件,有的不依赖外在条件。不依赖外在条件的,称为显境名言种子;如果依赖外在条件,称为表义名言种子,因而分为二种类别,然而名的自体不能熏成种子。

 

【评析】

此处是说明名言习气中的表义名言种子,表义名言即我们常说的名、句、文身。以假法归于实法的话,就是能诠释意义的声音。名句文属于百法中的心不相应行法,为假法,其所依的声属于色法,为第八识的相分,在本论第二卷说能熏的四种含义时已经排除了假法和相分作为能熏。因此,表义名言习气实际上是由心和心所熏成,只是由于以名言为因而熏成种子,所以称为名言习气。在前七识中,只有第六识能认识表义名言,所以表义名言习气就是第六识认取言说时熏习而成的种子,这是根据凡夫的有漏第六识而言。如果是十地菩萨,第六识和第七识能转为妙观察智和平等性智,平等性智也能认识无漏名言而熏习无漏种子。

此外,此处说“依外”与“不依外”,实际就是依名与不依名。心与心所不依名熏成的种,是显境名言种子;依名熏成种,是表义名言种子。由此涉及的问题,下文会进一步讨论。

 

 

【原文】

问曰:如缘五境而熏种等,亦依外缘,何不别说因义熏习?

答:境非胜缘,因境而心熏,但是显境所摄。有能诠之法,令因起执,流转生死,带此胜用为缘而熏,故立“表义名言熏习”。又一切法名为先故想,名在于内发,诠召法胜,但说依名,不说依境。

若依无漏名熏种,此唯无漏善。内名为缘,熏五蕴种,心变似故。

虽亦依句等而成熏习,总说为名。诠召诸法,名最胜故,从胜为目,但说名言熏习。名言进退,摄句、字故。

 

【今译】

问:如[前六识]认识五境而熏成种子等,也依赖[五境作为]外在条件,为什么不[像第六识认识名言那样,]另外说以这五境为因的熏习呢?

答:境并非突出的条件,因为境而引发心识熏习种子,只是属于显境名言的范畴[,所以不再另外建立以境为因的熏习]。有能诠释的名,使众生因而生起执着,流转生死,带有这突出作用为条件而熏习,所以建立“表义名言熏习”。此外,一切法以名为先,故而产生思想,名由身内引发,诠释、感招事物的作用突出,所以只说依赖名而熏习,不说依赖境。

如果[十地菩萨]依无漏名言而熏习种子,这[所熏成的种子]只是无漏善性。因为是以身内所发的名言作为条件,熏习五蕴种子,心变现相似之法。

虽然也依赖句等而形成熏习,但总说为名。因为诠释、招感一切法,名的作用最为突出,所以以作用突出的来安立名称,只说名言熏习。因为名的进退,就包括句和字。

 

【评析】

此处是解释疑问,涉及问题中的“因义熏习”。以对五境的认识来说,五识缘五境,意识用名来诠释五境,名是能诠,五境是所诠义。从依外缘熏种来说,缘五境熏种,也是依外缘熏种,那么,为什么上文只说依名熏种是表义名言熏习,为什么不另外建立一个以境(义)为因的熏习呢?《述记》的回答是:境的作用并不突出,因境(义)熏种只是属于显境名言熏习。名的作用突出:一是名引发众生产生执着、流转生死的作用更为突出;二是名所依的声由身内引发,诠释、感招事物的作用更为突出。

文中说如果依无漏名言而熏习种子,这所熏成的种子只是无漏善性。这是针对十地菩萨的后得智而言,初地以上菩萨的第六识和第七识就能转成无漏的妙观察智和平等性智,这二种无漏智的后得智都能认识名言熏成种子。《成唯识论义蕴》中针对这段话提出了疑问,即前文说名随从本源的声音,称为无记性,而菩萨之声只是有漏性质,佛虽为无漏,但不熏种,那么这里所说的依无漏名熏习无漏种是什么情况呢?并且前文说如果依赖外部条件,名为表义名言,为什么这里又说名在于内发呢?文中的解释是,说名为无记性,是根据《瑜伽师地论》的“五法”中的名而说,主体是有漏性质,随从作为本源的声音,称为无记性;而此处是根据菩萨的无漏心所变现的名言而说,所以称为无漏性。前面说名为外在条件,是根据听闻其他众生的名言而说为外;此处根据各种声音是由身内而发所以称为内,二者并不矛盾。

 

 

【原文】

论:二显境名言至心心所法。

述曰:即能了境心、心所法,即是一切七识见分等心。非相分心,不能显境故。此见分等,实非名言,如言说名,显所诠法。此心、心所能显所了境,如彼故,名之为名。体非名也,名体是彼不相应行故。

又如四蕴名“名”,体即是名,能显义故。《瑜伽论》中第五十六说:“顺趣种种所缘境义,依言说名,分别种种所缘境义。”四蕴名“名”,是通三性见、相分种,境从见说,亦名名也,了境心等之所了也。即通三界有漏、无漏,即摄一切有为法尽。《摄论》唯据言说名,唯有漏也。

论:随二名言至各别因缘。

述曰:随二为缘,相分等中熏五蕴种,亲辨⑴体故。

 

【简注】

⑴辨:“辦”之古字,意为成功、成就。“亲辨体”,即直接生起诸法自体之意。

 

【今译】

论:二显境名言,即能了境心、心所法。

[显境名言]就是能了别对象的心、心所,就是所有前七识的见分等心;不是相分心,因为相分不能[作为能认识的主体]显现境界。这见分等,事实上并非名言,只是如言说的名言那样,能显现所诠释的事物。这心和心所能显现所了别的境界,如那名言一样,所以称之为[显境]名[言]。[心和心所的]主体并非名,因为名的主体是那心不相应行法。

[第二种解释:心和心所]又如[受、想、行、识]四蕴名为“名”那样,主体就是名,因为能显现事物的含义。《瑜伽师地论》第五十六卷说:“[受、想、行、识四蕴]顺应趋向种种所认取的对象之含义,依赖言说之名,分别种种所认取的对象之含义。”四蕴称为“名”,是包括[善、恶、无记]三种性质的见分、相分种子,境随从见分而说,也称为名,是能了别境界的心和心所之了别对象,这就包括三界的有漏、无漏法,即将一切有为法完全包括在内。《摄大乘论》只是根据言说之名而言,只是有漏法。

论:随二名言所熏成种,作有为法各别因缘。

依此二种名言,相分等中熏成五蕴种子,因为能直接生起诸法的自体[,所以是一切有为法各自的因缘]。

 

【评析】

此处是说明显境名言,就是能了别境界的心和心所法。文中对显境名言有两种解释,但据《疏义演》所说,共有四种解释,除了《述记》中所说的两种之外,还有以下两种:一、心所与名言一样都属于法处的范畴。实际上,这是在十二处的体系中而言,心所与名言都属于法处。在五位百法的体系中,心所与名言分别属于心所法与心不相应行法的范畴。二、心和心所与名言都能随现象而转变。如心和心所在认识青色境时,心和心所就将对象理解为青色,认识黄色境时,心和心所就将对象理解为黄色,所以能随所缘境而有转变。名言也是如此,能诠的名言诠释黄色境时,那名言就随黄色境而转变,如果能诠名诠释青色境时,就随青色能转变,所以心和心所与能诠名都随现象而转变,所以将心和心所称为名言熏习。

总体而言,名言熏习又分为见分熏和相分熏,见分熏即前七识在认识对象时熏成自体(即前七识的证自证分、自证分、见分)的种子,相分熏即前七识在认识对象时同时熏成亲所缘缘和疏所缘缘的种子。能熏的主体实际上都是前七识的见分(包括证自证分和自证分),只是因为所熏成的种子不同而称为见分熏和相分熏。

具体来说,前六识在认识五境时,除了熏成前六识自体的种子,还熏成自己相分的种子和作为疏所缘缘的五境的种子。同样,第六识和第七识在认识第八识时,也熏成自体、相分种子和作为疏所缘缘的第八识的种子,这样虽然第八识不是能熏,但由于第七识始终不断地在认识第八识,所以刹那刹那都在熏成第八识的种子,第八识得以刹那刹那的生灭不息。因此,这二种名言熏习能熏成一切法的种子,是一切法生起的因缘。

 

 

【原文】

论:二我执习气至我我所种。

述曰:此令自他成其差别,通六、七识,非如《摄论》唯说第七。

论:一俱生我执至自他差别。

述曰:因我执故,相分之中亦熏五蕴种,即名言熏习。由熏我执种,令自他别,故别立之也。初通六、七,后唯第六。其文易解,无劳更释。

 

【今译】

论:二我执习气,谓虚妄执我、我所种。

这[我执习气]使自己与其他众生有差别,包括第六识、第七识的执着,并不是像《摄大乘论》那样只说第七识。

论:我执有二:一俱生我执,即修所断我、我所执;二分别我执,即见所断我、我所执。随二我执所熏成种,令有情等自他差别。

因为有我执,所以相分之中也熏习五蕴种子,就是名言熏习。由于熏习我执种子,使自己和其他众生有差别,所以另外成立[我执习气]。前一种[俱生我执]第六识、第七识都有,后一种[分别我执]只是第六识有。文字容易理解,就不再进一步解释。

 

【评析】

第六识、第七识中都有我执,所以本论说我执熏习通第六、第七识。《摄大乘论》中只说第七识,据《疏义演》所说,是因为第七识中的我执熏习一切时间恒常相续,第六识中的我执熏习有间断,所以不说。

我执习气实际上也是名言习气,因此在本论第二卷中,将其归入等流种子中,只将一切法的种子分为等流种子和异熟种子(即有支习气)。

 

 

【原文】

论:三有支习气至善恶趣别。

述曰:“有”谓三有;“支”者,因义、分义。即三有因,生善、恶趣差别因也,通六识皆有此熏。余文可知。然不善中所言“诸”者,显恶多于善,令生厌故。令五趣别,由业力也。

 

【今译】

论:三有支习气,谓招三界异熟业种。有支有二:一有漏善,即是能招可爱果业;二诸不善,即是能招非爱果业。随二有支所熏成种,令异熟果善恶趣别。

 “有”是指[欲界、色戒、无色界]三界;“支”,是原因、支分的意思。即[有支习气是轮回]三界的原因,是生往善趣、恶趣差别的原因,前六识都有这有支习气熏习。其余的文字可以理解。然而不善有支熏习中所说的“诸”,表示恶趣多于善趣,为了使众生对恶趣生起厌恶。使五趣有差别,是因为业力的缘故。

 

【评析】

有支习气即本论第二卷中所说的异熟种子,是名言习气中具有善恶性质的那部分种子,是众生流转生死之因,是异熟果的增上缘。

 

 

【原文】

论:应知我执至是增上缘。

述曰:此后二种望异熟果,是增上缘,以异性故。我执相分所熏成种,虽作因缘亲生本识,见分种子令彼自他差别,故成增上。此中名言种与异熟果为因缘,亲生故;有支为增上缘,异性故;我执种子为增上缘,令自他别故。此是见分执种,若相分种,亦得亲生,文意如此也。

 

【今译】

论:应知我执、有支习气,于差别果是增上缘。

这后二种习气对于异熟果来说,是增上缘,因为性质不同。我执相分所熏成的种子,虽然作为因缘直接生起第八识;但[我执]见分种子使自己与其他众生形成差别,所以成为增上缘。其中名言种子作为异熟果的因缘,因为是直接生起;有支习气作为增上缘,因为性质不同;我执种子作为增上缘,因为使自己与其他众生形成差别。这是我执的见分种子,如果是相分种子,也能[作为因缘]直接生起有为法,论文的意思就是如此。

 

【评析】

对于异熟果(即第八识)来说,名言习气是因缘,我执习气和有支习气是增上缘,其中要一一辨析。

首先,名言习气包括善、恶、无记三种性质,其作为因缘生起的现行果也是三种性质,即善生善,恶生恶,无记生无记,因果同性。

其次,我执习气作为异熟果的增上缘,这是从我执所熏成的见分种子而言(即第六识、第七识的见分种子),因为能形成众生的自他差别。我执所熏成的见分种子与异熟果是不同性质,我执习气包括有覆无记和不善性,俱生我执只是有覆无记性,分别我执通不善性;异熟果只是无覆无记性。而我执所熏成的相分种子(包括第八识在内的一切法的种子)也能作为因缘生起有为法。

最后,有支习气作为异熟果的增上缘,因果性质不同,有支习气是善、恶性质,而异熟果是无记性。

 

 

【原文】

第一,言说名唯欲界及初定,有寻、伺故。此熏习至第四定,皆得依名起熏习故。或通无色,无色诸天佛处听故。显境名言通三界九地熏习。有支、我执,亦皆通三界。

第二,名言熏习通三性。有分熏习唯善、不善。我执熏习通有覆、不善,俱生唯有覆,分别通不善。

第三,表义名言唯第六识缘之熏习;显境名言通前七识,第八不熏故。有支通前六识,有善恶性故。我执唯第六、七,七唯俱生,六通分别。

第四,后二熏习唯有漏;名言熏习通无漏,无漏亦依表义、显境名言熏成种故。《摄论》但约有漏表义名说,此说尽理。

第五,位次。名言熏习唯除佛位,第六识有漏至八地,余六识及诸无漏通十地。有支非圣者,圣不造业故。设造别业,不名有支,非行支⑴故,名言所摄;或类相从,亦有支摄。分别我执唯异生资粮位起,圣说不共无明内异生⑵亦无故。俱生我执,除二乘无学、八地以去菩萨及如来。

此即别解三习气已,下配属颂。

 

【简注】

⑴行支:十二因缘中之行支,即造作善恶业。

⑵内异生:即内法异生,十住位之第七住心以上,称为内法异生,不会退转为小乘和外道。

 

【今译】

 [下面以五门来分辨三种习气:]

第一,[三界的分别。]表义名言只是在欲界以及初禅有,因为有寻、伺心所。这表义名言的熏习至第四禅都有,因为[四禅中]都能依名言而生起熏习。或者通无色界,因为无色界的各种天人在佛处听法。显境名言通三界九地熏习。有支习气、我执习气,也都通三界。

第二,[三性的分别。]名言熏习包括[善、恶、无记]三种性质。有支熏习只是善性、不善性。我执熏习包括有覆无记性、不善性,俱生我执只是有覆无记性,分别我执还包括不善性。

第三,[八识的分别。]表义名言[熏习]只是第六识认识名言产生的熏习;显境名言[熏习]包括前七识,因为第八识不能熏习。有支熏习包括前六识,因为有善、恶性质。我执熏习只是第六识、第七识[的熏习],第七识只是俱生我执[的熏习],第六识还包括分别我执。

第四,[有漏、无漏的分别。]后二种熏习只是有漏性质;名言熏习包括无漏,因为[十地菩萨的]无漏智也依表义名言和显境名言熏成种子。《摄大乘论》只是根据有漏的表义名言而说,本论中的说法道理更完善。

第五,位次[的分别]。名言熏习只是除了佛位[,其余一切位次都有],有漏第六识的名言熏习直到八地,其余[前五识及第七识这]六识[有漏]以及无漏的名言熏习通十地。

有支熏习并非圣者所有,因为圣者不造业。假设圣者造别业,也不称为有支,因为并不是行支,而是属于名言熏习的范畴;或者因为种类相从,也属于有支熏习的范畴。

分别我执只是凡夫在资粮位生起,因为圣者说内法异生也没有不共无明。俱生我执[的现行]除了二乘无学、八地以上菩萨以及如来[,其他众生都有]。

这就是分别解释三种习气,下面是配属相应的颂文。

 

【评析】

此处是从五个方面来对三种习气进行分别,其中有几点需要仔细辨析。

首先是三界的分别。表义名言只是在欲界和初禅有,因为引发语言要依赖与第六识相应的寻伺心所,二禅以上都称为无寻无伺地,没有寻伺心所,所以表义名言只是在欲界和初禅有。对于表义名言熏习,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欲界至色界四禅都有。虽然二禅以上没有表义名言,但是二禅以上的色界众生的第六识能缘下地的名言而熏习种子。第二种说法是无色界也有表义名言熏习,因为佛经上说无色界的天人也在佛处听法。据《疏义演》解释,这是根据二乘的无学位生往无色界而说,不是根据生在无色界的凡夫而言。如果是凡夫,以六行制伏烦恼而入无色界定,也能听法。

然后是位次的分别。名言熏习除了佛位之外,凡夫和十地菩萨都有。其中第六识的有漏熏习只是在八地以前,八地以上俱生烦恼障永不现行;与第六识相应的俱生所知障也不再现行,因为本论第十卷中说,八地以上无漏观心连续不断地生起,所以八地以上第六识的熏习只是无漏性质。前五识只是在佛果位转成成所作智,所以十地之中,前五识的熏习都是有漏性质。八地以上,与第七识相应的俱生烦恼障永不现行,但是俱生所知障还会现行,只有进入法空观时才能制伏,因此,第七识有漏、无漏的熏习通十地。综上所述,所以论中说“第六识有漏至八地,余六识及诸无漏通十地”。

有支熏习只是在地前的凡夫位有,因为地上菩萨已经断除了分段生死,脱离了六道轮回,所以假如造业,也是别业,不是招感异熟果报的总业,这属于名言熏习的范畴,不属于有支熏习。第二种解释是,或者圣者所造的别业,由于种类相从,也属于有支熏习的范畴,即只要是业力,无论总报、别报,都属于有支熏习。

我执熏习中,分别我执的熏习只是在凡夫的资粮位有,因为进入十住位的第七住以后,就称为内法异生,能制伏分别我执的现行,不再退转为外道和小乘。二乘无学位和佛位已经断除了俱生我执的现行和种子,八地以上菩萨的俱生我执永不现行,所以除了这些位次以外的众生,都有俱生我执的熏习。


下一篇: 上一篇: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