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解

 

解 深 密 經 疏

林國良 點校

 

題  解

一、名稱

《解深密經疏》,乃唐玄奘大師譯《解深密經》之注釋書。《解深密經》之其他重要注釋書,如令因《疏》十一卷、玄範《疏》十卷、元曉《疏》三卷、璟興《疏》若干卷等,以及真諦據自己譯本所撰之《解節經疏》,現都已失傳。西藏文譯本中,除本疏外,尚有無著撰、勝友等譯《解深密略釋》二二0頌,不足一卷。此外,因《瑜伽師地論》卷七十五到卷七十八,引用唐譯《解深密經》除〈序品〉外全部經文,所以道倫之《瑜伽師地論記》相應部分(卷二十上到卷二十一上)也是唐譯此經之注解,但也相當簡略。故本疏是唐譯《解深密經》現存唯一完整而詳盡之注釋書。

 

二、作者

圓測(西元六一三——六九六年),新羅(朝鮮)僧人。王族出身,俗姓金,名文雅。因後期長住京邑西明寺,又稱“西明”。

圓測三歲出家,十五歲來中國。初受學于法常(西元五六七——六四五年)和僧辯(西元五六八——六四二年)等,博通《毗曇》、《成實》、《俱舍》、《婆娑》等論,並通梵語、藏語等六種語言,時負盛名。西元六四五年玄奘大師回到長安,圓測即從玄奘受學,並參與其譯事,與玄奘門下窺基(慈恩大師)同享盛名。

玄奘圓寂(西元六六四年)後,圓測在西明寺繼續弘傳唯識教義。約西元六六八年,圓測曾往居終南山雲際寺,又在離寺三十餘裏處淨修八年,後又回西明寺講《成唯識論》。

西元六七五年至六八七年,地婆訶羅于京城建立譯場譯《大乘顯識經》等十八部經論,圓測參與譯事。西元六九五年,實叉難陀在洛陽大內大遍空寺重譯《華嚴經》,圓測應召前往協助講譯,譯事未畢,即於西元六九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在洛陽佛授記寺圓寂。弟子有道證、勝莊、慈善等,均爲當時著名學僧。西明一系成爲中國法相宗之重要分支。

圓測在世時,新羅神文王曾數次敦促圓測回國,但都爲武則天所阻。但有人據朝鮮《三國遺事》卷二材料,認爲圓測隨玄奘學唯識論之後,曾一度歸國。

圓測著述現存有三種,除《解深密經疏》外,還有《仁王經疏》三卷、《般若心經疏》一卷,佚失著作則有《金剛般若經疏》、《阿彌陀經疏》、《成唯識論疏》等十一種。

 

三、內容

《解深密經疏》,十卷,一作四十卷。從疏中引用了玄奘譯《大般若經》(西元六六三年完成)來看,本疏似在玄奘圓寂後寫成。

本疏論述分爲四門。第一教興題目。《解深密經》判教爲三時,第一時聲聞四諦教,第二時般若無相教,第三時了義大乘教,本經爲第三時教。本疏敍述第三時了義教(即唯識論)興起之原因,及《解深密經》經題之說明。

第二辨經宗體。“體”指能詮教體,據實佛教都以名、句、文、聲爲能詮“體”,但各宗對此還有種種不同說法。“宗”指諸教所詮。本疏指出,“宗”有四種:一、存妄隱真宗,如有部。二、遣妄存真宗,如經部。三、真妄俱遣宗,如清辨。四、真妄俱存宗,如護法。本經屬真妄俱存宗,了義為宗,以三種無等和二諦及三性等為所詮宗。

第三顯所依爲。本經“所依”,二藏之中,屬菩薩藏;三藏教內,屬阿毗達磨藏;十二部經中,屬論議經;三時教中,屬了義教;四教之內,屬法相觀行;五教門中,屬觀行門。本經“所爲”,於五種姓中,但為菩薩種姓及不定性種姓說此契經。

第四依文正釋。本疏對《解深密經》之序品、勝義諦相品、心意識相品、一切法相品、無自性相品、分別瑜伽品、地波羅蜜多品、如來成所作事品等八品作了詳盡解釋。本疏在解釋中,引用了大量佛經和唯識論典之文字與觀點。引文涉及到玄奘譯《瑜伽》、《唯識》、《雜集》、《俱舍》、《婆沙》,以及真諦譯《決定藏論》、《三無性論》、《攝大乘論釋》、《般若疏》、《金光明記》等。尤其因爲真諦翻譯過《解深密經》之前二品,譯本名爲《解節經》,並撰寫了《解節經記》,故本疏也大量引用了《解節經記》文字。《解節經記》現已失佚,本疏之引文保留了真諦有關思想,故有不容忽視之思想史價值。但本疏真正之所宗,不是真諦,而是玄奘。

在玄奘回國前,圓測所學之唯識學,無疑主要是真諦之理論;但在師從玄奘後,圓測徹底追隨玄奘,這一立場在本疏中得以充分體現,具體表現如下。

(一)在對二人之稱呼上,對真諦,本疏有三種稱呼:真諦三藏、真諦師、真諦;而對玄奘,本疏只在開始處介紹《解深密經》之譯者時出現了玄奘之名諱,稱之爲“三藏法師玄奘”,其後一概尊稱爲“大唐三藏”(由藏文還譯之第十卷除外)。

(二)圓測雖將真諦稱爲真諦三藏,但全疏指責真諦翻譯錯誤與觀點錯誤之文字,多達二十餘處。指責之範圍,從《解節經記》直至真諦翻譯之世親《攝大乘論釋》、《三無性論》等。在翻譯錯誤方面,圓測之用詞,從多處指責“譯家謬也”,到“真諦自安,非正梵本”(卷八),直至“諸論皆無,不可依也”(卷四)。在觀點錯誤方面,圓測對真諦之“九識論”、前七識屬分別性(即遍計所執性)或相分屬分別性、轉依後遣依他起性等重要觀點都作了否定,有時甚至直斥“真諦謬耳”(卷四),“《三無性論》所說多謬”(卷六)。相反,對玄奘,本疏無一處指責,而是處處以《成唯識論》作爲依據,以護法與玄奘之觀點判別正誤。

(三)對護法,由於圓測所宗是玄奘,所以對護法也充滿敬意,往往以大唐三藏與護法宗如何如何說,來作爲抉擇之依據。又:本疏提到了“護法宗”,並將“護法宗”與“彌勒宗”對稱。但“護法宗”之稱,爲玄奘門下衆弟子共用,如窺基、慧沼、智周,乃至道倫、如理、太賢等,都在著作中出現過“護法宗” 之稱呼。本疏將“彌勒宗”與“護法宗”對稱,絕非是說“護法宗”與“彌勒宗”有異,更不是說真諦與“彌勒宗”相符。實際上,圓測使用“護法宗”一詞,其含義與玄奘其他弟子用此詞之含義相同,即:中國之正統唯識宗,實際上就是護法與玄奘一系,護法宗是繼承而不是違背印度唯識宗(即圓測所稱之彌勒宗)。

 

四、現存

    本疏今收錄於日本《卍續藏》第三十四、三十五冊,十卷本,但只存九卷,缺第十卷。清末,金陵刻經處將楊仁山由日本帶回之本疏出單行本,分四十卷,但只存前三十四卷,缺最後五卷。此外,西藏大藏經中保留了由唐代法成法師翻譯成藏文之本疏全文(收於北京版影印西藏大藏經第一○六冊)。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觀空法師將本疏漢文缺失部分,由藏文還譯成漢語,按金陵刻經處本體例,編成三十五到四十卷,由中國佛教協會出版單行本。其後,金陵刻經處重印本疏,收入由藏文還譯之後五卷,刪去由觀空法師在每章前所加之科判以及在文中爲補足文意和注明出處而用括弧補充之文字,成爲前後形式統一之四十卷本。

 


友 情 链 接 文殊菩提网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