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伽经》要义 

 

《楞伽经》要义1 

林国良


《楞伽经》,汉译本有三种:(一)刘宋求那跋陀罗译《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四卷(宋译)。(二)北魏菩提流支译《入楞伽经》十卷(魏译)。(三)唐代实叉难陀译《大乘入楞伽经》七卷(唐译)。宋译本,因有菩提达磨付嘱慧可之说而著名,流行最广;但一般认为,宋译较难读,魏译错误较多,唐译是最佳译本。本文以下述评,依唐译。

本经是唯识宗所依的六经之一。实际上,六经中,起最直接奠基作用的是《解深密经》和本经(《密严经》思想,与本经大体相同)。如果说《解深密经》是以三时教法奠定了唯识论为了义教法的地位,并以三自性论判诸法之有无,从而建立非有非无之中道观,那么,本经对唯识论的贡献就是明确提出了唯识无境说。

本经主旨,经文一开始便已明示:“其诸菩萨摩诃萨,悉已通达五法、三性、诸识无我,善知境界自心现义。”其中,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是本经的教理体系;而“境界自心现”,即唯识无境,则是本经的宗旨。此“境界自心现义”,在经中随处可见,如“一切诸法性皆如是,唯是自心分别境界”,“了达三界皆唯自心”。进而,此唯识无境,又展开为无外境和无二取两种说法。关于无外境,本经有众多论述,如“为诸声闻菩萨大众,说外境界皆唯是心”,此无外境说为后世唯识论一致接受。而无二取,在五法等教理体系中,呈现了极为复杂的面目。

一、无二取

本经说:“三性、八识及二无我,悉入五法。”所以,五法是核心。五法就是“相、名、分别、正智、真如”,其中,“相、名、分别”是染法,“正智、真如”是净法。二取源于分别,如“分别于诸蕴,能取及所取;能取所取法,唯心无所有”,故二取由分别起。

“分别”,就是三界心和心所,所以,八识就是五法中的“分别”。但“分别”是就八识的共同性而言;如果涉及不同处,就需将八识分开说了。本经对八识与二取的关系,就有两种说法。

1.八识都是能取。如本经说:“于自心所现生执着时,有八种分别起,此差别相皆是不实,惟妄计性。”所以,八识就是八种分别,是八种能取,都是遍计所执性(“妄计性”)。

2.藏识起二取。如“阿赖耶识如瀑流水,生转识浪”,即能取转识由藏识而起;“身及资生器世间等,一切皆唯分别所现”,即所取依藏识而起。

再按三自性与五法关系说,相与名是遍计所执性(“妄计性”),分别是依他起性(“缘起性”),正智与真如是圆成实性。所以,二取是遍计所执性。

因此,本经的五法等教理体系,贯穿了无二取的唯识无境思想。

但后世唯识论对无二取的看法,不尽相同。如《成唯识论》认为,二取是依他起性;“二取取”,即对二取的执取,才是遍计所执性。《成唯识论述记》举例:佛的后得智也有见分和相分,现能取所取相,但不是遍计所执。

笔者以为,无二取有认识论的和修证论的。无二取的不同说法,只是认识论层面的;在修证论层面上,后世唯识论都说二取无,即见道都要空所取和能取。而在存在论层面上,本经说:“然诸圣者以圣慧眼,如实知见有诸法自性。”此“诸法自性”,即是离言依他起性,并非无。

二、如来藏思想

唯识系经,不但阐述自宗观点,也作会通其他系经的努力。在唯识系经之前,般若系经和如来藏系经已经存在(后者由本经引《胜鬘》可知),如果说《解深密经》主要是会通般若系经,那么,本经则在努力会通如来藏系经,而此会通的一个主要说法是:如来藏是藏识。本经的如来藏思想,结合玄奘一系的相关论述,可作如下说明。

1.如来藏是真如。经中说,“自证圣智,以如来藏而为境界”,即如来藏是圣智(根本无分别智)所证境界,所以是真如。

2.如来藏是藏识。经中说:“如来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藏识。”

(1)所谓“如来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是指藏识能生起善、不善一切法。首先,藏识能起七识,能起根身、器世间等;进而七识又造善造恶,生起善、不善一切法。所以,“善不善者,所谓八识”。

(2)经中说,“而实未舍未转如来藏中藏识之名”,由此可知,藏识是如来藏的一部分,藏识可舍可转,故是有漏识。经中又说,如来藏“其体相续恒注不断,本性清净”,由此可知,如来藏的本质是真如。这样来看,如来藏藏识,表现为染污的藏识,本性是清净真如。

3.如来藏藏识辨析。

(1)既然如来藏藏识既是真如,又是藏识,那么,能否说真如就是藏识(即真如只存在于藏识中)?按玄奘一系的唯识论来说,不能,因为与其他唯识经论相违。如《解深密经》说,证得一蕴真如,无需再证其他诸蕴真如,这就是说,五蕴都有真如,真如平等一味。《大乘百法明门论》说,“四所显示故”,即真如(无为)在八识、心所、色法和心不相应行法中都存在。所以真如并不就是藏识。

(2)既是藏识,为何名如来藏?窥基《大乘法苑义林章》的解释是:“彼经意说,阿赖耶识能含净种,名之为藏;为当佛因,名如来藏……所含无漏净法种子,报身因故,名如来藏……此生现行圆满果位,名报化身。”即只有藏识能含清净法的种子,此清净种是成佛之因,能成佛的报化身(法身是真如,不由种子而成),所以藏识称如来藏。

(3)“如来藏……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藏识”,是否是说,如来藏中的清净真如受熏,如来藏成藏识?并非。《成唯识论》说,无为法(真如),既不是能熏,也不是所熏,所以,“无始虚伪恶习所熏”,说的还是如来藏中的有漏识,此有漏识能受熏,所以称藏识。

(4)本经说:“何者圆成自性?谓离名相事相一切分别,自证圣智所行真如。大慧!此是圆成自性如来藏心。”此处的“如来藏心”,在玄奘一系来看,不应理解为真如心,真如是无为法,心是有为法,两者不应混为一谈。按如来藏系经典,真如心的展开,是真心起用,即真如心能在凡夫位,当下现行作善作恶、作修行主体。但首先,本经中找不到真心起用的任何论述。其次,本经说的如来藏,是无我如来藏。经中说:“是故诸佛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若欲离于外道见者,应知无我如来藏义。”所以如来藏不是实我、真我。因此,本经说的如来藏心,仍应作如来藏藏识来理解,即经中说的“藏识说名心”。。

但既然藏识是有漏法,如何能作圆成自性?慧沼《能显中边慧日论》中说的三类佛性,可供参考。三类佛性即是理佛性、行佛性、秘密佛性。理佛性就是无为真如。行佛性就是各种有为的修行法,如六波罗蜜多等;本经说如来藏含清净法种子,也是从行佛性来说。秘密佛性,是方便说,如说“烦恼是菩提”,烦恼本身不是菩提,但断烦恼可证菩提,所以方便说“烦恼是菩提”;同样,本经说藏识是圆成自性,也是秘密说、方便说。

(5)九识说。本经说:“由虚妄分别,是则有识生,八九识种种,如海众波浪。”由此,后世有立九识说,即第八阿赖耶识为有漏染污识,第九识为无漏清净识。但唯识论只立八识,对九识说,窥基《成唯识论述记》说:“或以第八染、净别开,故言九识,非是依他识体有九,亦非体类别有九识。”所以,就识体说,识只有八种;但将第八识染分(未成佛位)和净分(佛位)分开说,才有九识。

最后,再就对后来唯识论的影响来看,本经的唯识无境思想,为其后的唯识典籍一致接受;而本经的如来藏思想,在十一论或一本十支中,只在《庄严论》中得到呼应,其他唯识典籍都不再提及。究其原因,本经的如来藏思想,确实包含了向以下方向引申的可能性,即真如就是藏识;此真如心能受熏,也可是能熏,与无明互熏,能当下作善作恶、作修行主体;真如法身当下是现行(即当下是佛),等等。这或许就是后来唯识典籍不再提如来藏、乃至玄奘不重译《楞伽》和《庄严》的原因吧。


注释:

1.《上海佛教》,2017年第1期

下一篇:唯识缘起观——唯识存在论(一) 上一篇:《大乘法苑义林章》要义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