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缘起观——唯识存在论(一)

 

唯识缘起观

                ——唯识存在论(一)[1]

林国良

 

佛教认为,众生与世界的一切存在,都是缘起的。唯识论的缘起观,与佛教一般的缘起观有共同处,也有其独特处。在佛陀和弥勒、无著、世亲的唯识经论中,缘起观有三种形态:依他缘起,依阿赖耶识缘起与依三能变缘起。诸经论中,《解深密经》和《瑜伽师地论》是依他缘起;《楞伽经》及其后的《中边分别论》、《大乘庄严经论》、《摄大乘论》等都是依阿赖耶识缘起;而《唯识三十颂》及其释论《成唯识论》等是依三能变缘起。

《楞伽经》说,“缘起是依他”,即缘起观是以三自性中的依他起性为基础。诸经论缘起观的差别,可从各自的依他起自性定义不同来探究根源。

一、依他缘起

《解深密经》没有正面论述缘起,但其<心意识相品>说了阿赖耶识生起六识,还说阿赖耶识中有“相、名、分别”等一切法的种子,似乎本经也是依阿赖耶识缘起。但本经的依他起性定义是:“云何诸法相?谓一切法缘生自性,则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谓无明缘行,乃至招集纯大苦蕴。”此定义是宽泛的,只说由他缘而生的就是依他起性,如十二缘起的前后支,后支依前支而起,就是依他起性。进而本经举例,由眩翳过患起眩翳众相,眩翳过患比作遍计所执性,眩翳众相比作依他起性,即依遍计所执性而起的,也是依他起性。故一切依“他缘”而起的,都是依他起性,因此,本经的缘起观主要表现为依他缘起。

《瑜伽论》虽也说到阿赖耶识是诸转识的种子依、能执受根身等,但其依他起性定义与《解深密经》相同:“依他起自性者,谓众缘生他力所起诸法自性。”由此定义,本论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都是依他起性。 此外,缘起的类别,本论说了八门,包括内识生门、外稼成熟门、有情世间死生门、器世间成坏门等。因此,由本论的依他起性定义与八门缘起可知,本论的缘起观主要也是依他缘起。

二、依阿赖耶识缘起

《楞伽经》等都说阿赖耶识生起所取能取一切法,故其缘起观,都属依阿赖耶识缘起。

《楞伽经》说阿赖耶识现起能取和所取。二取的种类:“身资及所住,此三为所取;意取及分别,此三为。”即所取是根身,包括净色根(“身”)与浮尘根(“资”),及器世间(“所住”);能取是“意”、“取”、“分别”,大体对应第七识、前五识和第六识,即能取是前七转识。

与此相仿,真谛译的《中边分别论》说:“本识”(阿赖耶识)生起能取所取四境,包括“尘”(五境)、“根”(五根)、“我”(第七识)和“识”(前六识)。(玄奘译的《辩中边论》属三能变缘起,详见下文。)《庄严论》也说,“心”(阿赖耶识)生起与《楞伽经》所说相似的能取所取六境。

但上述经论的阿赖耶识缘起观,实际还是有所差别,可以说,依阿赖耶识缘起,是以《楞伽经》为开端,而以《摄论》为完备。

《摄论》說:“此中何者依他起相?谓阿赖耶识为种子,虚妄分别所摄诸识。”此处“诸识”共十一识,十一识包括“眼等六内界”、“色等六外界”及“眼等六识界”。“如此诸识,皆是虚妄分别所摄,唯识为性。”此处的“唯识为性”,实际是说,根、境、转识等一切法都由阿赖耶识中的种子生起,所以都以阿赖耶识为性。

由此分析,首先,本论的一切法,就是由阿赖耶识生起的十一识,此十一识在阿赖耶识中都有自己的种子。

其次,本论的依他起性定义是:“从自熏习种子所生,依他缘起故名依他起。”所以,依他起性有两个条件:一是依自种,二是由他力缘起。

再看本论的缘起说。本论先说有二种缘起:第一种是分别自性缘起,意谓“依止阿赖耶识,诸法生起”,即一切法依止阿赖耶识而生起,这实际是说,一切法由阿赖耶识中的自种(依他缘)而生起。此缘起完全符合本论上述依他起性定义。第二种是分别爱非爱缘起,这是传统的十二支缘起,似乎与本论的依他起性定义不相干,但实际上,在本论的体系中,一切法就是十一识,传统的十二支,在本论中也可归结为十一识。十一识都有自种,所以十二支也都有自种,此外,十二支的前支对后支都起增上缘作用,所以,十二支缘起,也是由自种依他缘而生起。本论后又补充了第三种缘起,即受用缘起,世亲释:“六转识名受用缘起。”受用缘起也完全符合上述依他起性定义,即六识有自种,能依六根受用六境。

《摄论》三种缘起的相互关系:分别自性缘起指明了一切法(心法与色法、有情与非情)生起的原因,这是普适一切法的缘起。分别爱非爱缘起(或业感缘起)指明了有情轮回六道的原因,即有情因造善造恶的伦理活动而轮回,这实际是分别自性缘起的一种类别。受用缘起指明了有情伦理活动的原因,即有情因六识的认知活动进而产生伦理活动,这是对第二种缘起的原因说明。

由此来看,本论的阿赖耶识缘起观与传统的依他缘起观相比,本论增加了依自种的条件;进而,一切法都有自种,所有的自种都在阿赖耶识中,所以,归根结底,一切法是依阿赖耶识而缘起。

三、依三能变缘起

依三能变缘起是在依阿赖耶识缘起基础上发展起来,是对依阿赖耶识缘起的完善,关键因素有二,可从《成唯识论》提出的因能变与果能变来分析。因能变是指第八识中的种子生起各种法,如前七识和五根、五境等;果能变则指现行八识各自变现相分和见分。

1.从因能变看,并非一切法都有种子。《瑜伽论》区分了实法与假法,如色法有实有假,“饮食车乘瓶瓫衣服庄严具等皆是假有,色香味触是”。两者的差别:实法有种子,假法无种子,如心不相应行法就是假法,没有种子。但无论实法还是假法,都是依他起性,也就是说,依他起性并不都有种子。这样,依《瑜伽论》,阿赖耶识中的种子只是实法种子,因此,阿赖耶识只缘起实法,假法并非由阿赖耶识缘起。

进而,《唯识三十颂》发展出的是依三能变缘起:“由假说我法,有种种相转,彼依识所变,此能变唯三。”此颂意谓:有情与非情有种种表现形态,这些表现形态都由识变现,能变现的识有三类,即第八识、第七识和前六识。具体地说,第八识变现根身和器世间等实法;前五识依第八识变现的器世间,各自变现各自的所缘境(色声香味触);第六识可变现实法,也可变现假法,如依色而成的长短方圆等形状;第七识则依第八识(见分)变现我的影像。

2.从果能变看,前七识并非依阿赖耶识缘起。《解深密经》提出了一条唯识论须遵循的原则:“识所缘,唯识所现。”果能变完全符合此原则,所变即是所缘,即诸识各自变现并缘各自的相分。因能变,所变(即所生)不一定是所缘,如真谛《中边论》的“尘根我及识,”,玄奘译作“识生变似义,有情我及了”;即真谛说第八识生起并变现根身、器世间和第七识、前六识四境,玄奘则说三类能变识(所有八识)生起并变现各自所缘的境。分歧就在于:玄奘认为,第八识(中的种子)能生起前七识(属因能变),但第八识不变不缘前七识,因为前七识如果作为第八识的所缘(相分),就没有能了别的作用;前七识要有了别作用,须由各自的种子生起。这样,从果能变来说,前七识就不是依阿赖耶识缘起。

由此来看,依他缘起,是佛教缘起论的最基本形态,而《解深密经》等的主要任务是确立唯识论为了义教法的地位,因此,在唯识命题上展开不多。依阿赖耶识缘起,强化了唯识论的特色,唯识论以建立阿赖耶识为特色,阿赖耶识是根本识,故由此识生起一切法,似乎是应有之义;但阿赖耶识缘起,实际只着眼于因能变,没有顾及果能变。而依三能变缘起,解决了缘起的假法没有种子的问题,也解决了阿赖耶识不缘前七识的问题,因而是圆满的缘起说。

此三种缘起,虽然笼统地说,都可称为阿赖耶识缘起,因为《解深密经》和《瑜伽论》也都说到了阿赖耶识的作用,而三能变中的第二、第三能变也都由阿赖耶识中的种子生起,但如前分析,三者还是有若干重要的义理差异。

 

 

 

 



[1] 《上海佛教》,2017年第2


下一篇:唯识有情观——唯识存在论(二) 上一篇:《楞伽经》要义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