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有情观——唯识存在论(二)

 

唯识有情观

                  ——唯识存在论(二)1 

林国良


唯识论的有情观,与佛教其他教派的有情观,有相同处,也有其独特处。

有情的含义,唯识典籍说是“有情识”。“情”,是指爱等情感功能;“识”,直接地说是意识等认识功能,根本上说是有第八识,第八识的种子,唯识学也称为命根。

有情,也译作众生。唯识典籍中,有的认为,有情仅指有情识者,众生还包括草木等非情;有的则认为,两者含义相同。

有情一般指凡夫,上述定义,指的就是凡夫。但如按《瑜伽师地论》第二卷所说的六十二种有情,有情也包括声闻、独觉、菩萨和佛四种圣者。上述不同说法,可看作是对有情定义的解释不同,如“情”指爱,对凡夫来说,就是贪爱执着;对圣者来说,就是大慈大悲。因此,圣者也可归入有情。

凡夫有情的种类,佛教说有六道,唯识论有时也说是五趣。六道指天、人、阿修罗、傍生、鬼、地狱。五趣即除阿修罗,《佛地经论》说,阿修罗种类不定,或为天,或为鬼,或傍生。

六道是有情生命在生死轮回中所取的六种形态。佛教认为,有情的生命是无始无终的,但永恒的生命是一期一期延续的。每一期生命会取六道中某一道的形态而生存。通常认为,六道中,天与人是善道,其余是恶道。

一般人的看法,善道有情享福,恶道有情受苦,于是就有一种疑惑:佛菩萨具有大慈大悲,为何让众生受苦?《解深密经》中对此有讨论,大意是:菩萨具足无尽财宝,又成就大悲,为何世间还有贫穷众生?回答是:是众生自己的恶业成为障碍,无法接受菩萨的救济。

所以,人道中的贫富,是由个人自己的业力决定;同样,一期生命结束,此有情会往何道何趣,也不是由佛或某位神决定的,而是由其过去世的善恶业力决定的,善业成熟则到善道,恶业成熟则落恶道。

进而,要能使有情在无穷轮回中受善报恶报,就要有一个保持业力的主体,这就是唯识论说的第八识。唯识论认为,有情的心识有八种,此八识中,前五识相当于五种感觉,第六识相当于意识,第七识和第八识则不为世人所知。就善恶业报来说,人们的前六识在日常活动中造善造恶;第八识则保持了善恶业力,对其保持业力机制的说明,是种子理论。唯识论认为,前六识的善恶现行活动,会在第八识中熏成种子,第八识是轮回主体,在一期又一期生命中流转,但一直保持着种子,直到种子生起现行。人们过去无数世中造了无数善业和恶业,所熏成的善业恶业种子,在没有生起现行前,即善恶业未受报前,一直由第八识保持,不会丧失。作为轮回主体,善业成熟,第八识就生到善道,并变现出与此相应的根身和器世间(物质世界);恶业成熟,也是如此。至于第七识,在轮回中永远追随着第八识。凡夫的第七识,一世又一世,永远是染污性的。其染污性是凡夫有漏的根源,即使第六识在行善,第七识仍是染污的,所以凡夫永远是凡夫。

另一方面,佛教认为有情只是五蕴和合体,其中并无实我,无灵魂之类的存在;唯识论也是如此,其第八识同样不是实我,不是有情不变的灵魂。一般说的实我或灵魂,具有单一不变性,但第八识并非如此。首先,第八识作为有为法,本身也是刹那生灭,不是不变的。其次,第八识是有结构的,不是单一的,按心识结构理论,第八识至少包括自证分(自体)、见分(认识功能)和相分(认识对象)。第八识的相分包括种子、根身和器世间。以种子为例,种子既有本有,也有新熏,有情时而造善业时而造恶业,这样,新熏的种子也一直在变化,仅就此而言,第八识也不是恒常不变的。由于第八识在一期又一期的生命轮回中一直处于变化中,因此,第八识不是那种单一不变的实我或灵魂。但另一方面,第八识又使每一有情保持其个体的连续性,无论在六道中如何变化形态,始终被视为是同一有情,所造的善恶业也均由其自己承担。因此,第八识是非实我的轮回主体。

就具体的生命流转来说,当一期生命结束时,第八识最后离开身体(如欲界和色界),以中阴身的形态存在。中阴身有精细的身体,也有八识的现行,因此有感觉和意识。然后,业力成熟,中阴身生往某道。以人道为例,首先是第八识入胎,六根具足后出胎,长大成人后,生起爱欲,产生种种追求,造种种业,直至老死,重新轮回。

此外,虽然一般说,有情善道享乐,恶道受苦,但佛教认为,从本质上说,有情皆苦。即苦有三类:一是苦苦,如病痛灾难等公认的苦。在欲界,受物质环境等逼迫,苦苦最为明显。二是坏苦,即快乐会消失,美好的事物会变坏等。坏苦在色界尤为明显,如天人寿命将终结时,有五衰相,即头上花萎、腋下汗出、衣裳垢腻、身失威光、不乐本座。三是行苦,那些不好不坏的事物,也在不断流逝,人在一点点变老,生命在一点点消逝。行苦在无色界尤为明显,无色界虽无物质逼迫之苦境,但有漏心识仍有生、住、异、灭细微无常迁流之苦。所以,生命的本质就是苦,六道皆苦。如色界和无色界天道有情,虽然生命长,处境好,一期生命中基本没有苦,但一期生命结束,由过去世未尽的业力,仍要落到欲界六道中来,仍要受苦。就此而言,轮回就是苦。

佛教的宗旨,就是追求解脱,不再受轮回之苦。佛教信众通过修行,证得解脱,就超凡入圣,成为佛教圣者。

如上所说,佛教圣者就是声闻、缘觉、菩萨和佛。其中,声闻和缘觉二乘,唯识论认为有定姓与不定姓,定姓二乘最终入无余依涅槃;不定姓二乘则能回小向大,修菩萨道。

声闻,原指佛在世时的弟子,闻佛之声教,观四谛之理,修三十七道品,断见惑和思惑,而次第证得四沙门果。四沙门果中,初果须陀洹,意谓预流,即修行者断尽三界见惑,预入圣道法流。二果斯陀含,意谓一来,即修行者断尽欲界九品思惑中的前六品,后三品仍在,须更来欲界一次受生。三果阿那含,意谓不来,即修行者断尽欲界后三品思惑,更不来欲界受生。四果阿罗汉,即断尽色界、无色界思惑,灰身灭智,入无余依涅槃。大乘说声闻、缘觉二乘唯自利,是从其终极目标而言,虽然二乘在修行中也会作利他行,以积累福德,但其终极目标是灰身灭智,入无余依涅槃,所以是自利。

缘觉,也称独觉,指修行者在无佛之世,因过去世修行之宿因,或观十二因缘,或观飞花落叶,而独自觉悟,证辟支佛。

菩萨,是大乘见道后的果位。大乘行者经一大阿僧祇劫修行,破分别我执与法执,断分别烦恼障和所知障,证我空法空所显之真如,而入见道位,成为菩萨。此后,菩萨还需再经两大阿僧祇劫,通过十地修行,破俱生我执法执,断俱生烦恼障所知障,修十波罗蜜多积累无量福德资粮,最终证入佛位。

佛果的主要特征是转有漏八识而成无漏四智,即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其中,大圆镜智能显现一切法;平等性智观一切法、自他有情悉皆平等;妙观察智能依有情众生不同根机,自在说法,教化众生;成所作智能在十方以身、口、意三业为众生行善,利乐有情。

佛与二乘圣者的主要差别:一、从终极目标看,佛不入无余依涅槃,而是入无住涅槃,即不住生死不住涅槃,在无尽时间中度无量众生。二、从所证法身来看,二乘所证,只能称解脱身,不能称法身,因为没有四智菩提,没有无尽的大功德。佛所证,可称法身。关于法身,不同经论有不同说法。据《成唯识论》,佛的法身有三种形式:一是自性身,即真如清净法界,只具无为功德,不是物质也不是心。二是受用身,又分自受用身和他受用身。自受用身,由大圆镜智而起,具有佛的真实身心,即四智及由大圆镜智所起的清净色身,是佛自己受用,十地菩萨都无法得知。他受用身,是教化十地菩萨之身。三是变化身,是教化凡夫有情之身。而他受用身和变化身,虽方便说分别由平等性智和成所作智所起,但实际此二身是为度有情而化现,不是真实的二智。此平等性智与成所作智,或者说四智,都属自受用身。



注释:

1.《上海佛教》,2017年第3期

  

  




下一篇:唯识世界观——唯识存在论(三) 上一篇:唯识缘起观——唯识存在论(一)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