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世界观——唯识存在论(三)

 

唯识世界观

                   ——唯识存在论(三)1 

林国良


唯识论的世界观念,是在佛教传统的世界观念基础上发展而来。

原始佛教典籍中的世界,主要是三千大千世界,其构成,简略地说,是由一个欲界和色界初禅天构成一个小世界;由一千个小世界构成小千世界,其上是二禅天;由一千个小千世界构成中千世界,其上是三禅天;由一千个中千世界构成大千世界,其上是四禅天。此大千世界由于包括小、中、大三层次,所以又称三千大千世界。

此三千大千世界是物质世界,也称器世间,是有情居住地,对有情物质身起支持作用。无色界有情没有物质身,所以无色界没有器世间。器世间存在于欲界和色界四禅,共五地。五地中,欲界有情的身体最粗,所以器世间也最粗;越向上,有情的身体越精细,器世间也越精细。

此外,小乘佛教一般认为,世界是在有情之外的独立存在。因此可说,有情是永恒存在的,世界也是永恒存在的;但有情有六道轮回,世界也有成住坏空的流转。

大乘世界观念与小乘的最大差别在于:《华严经》提出了“一切皆心造”的思想,世界不再是在有情之外的独立存在,而是由有情之心所造。进而,《华严经》中宣说了华藏世界,华藏世界可作为大乘世界观念的代表。华藏世界的特点是有重重无尽的世界,这就涉及佛与世界的关系。

原始佛教说到的佛不多,如在释迦牟尼佛之前,有六佛;在释迦牟尼佛之后,弥勒将成佛。部派佛教的典籍则说到了更多佛。但所说的这些佛都是在此三千大千世界中先后出现,一个时期只有一位佛,在前佛与后佛之间为无佛世界。而到部派佛教后期,大众部一派认为除释迦佛出世的娑婆世界,十方种种世界中都有佛陀同时出现。大乘佛教看法与此相同,主张三世十方有无数佛陀出现。每位佛都有自己所教化的有情,因而都有自己教化的世界。

《华严经》中的华藏世界是重重无尽的世界,其中,有佛和菩萨变现出的净土世界,也有凡夫有情变现出的秽土世界。但有情的秽土实际上仍是佛的化土,因为佛菩萨不离有情,所以,在有情变现出的秽土中,佛也以秽土的形式变现出自己的化土;或者,换种说法,佛变化出了秽土,以吸引喜欢秽土的有情来到此世界以教化之。《维摩诘经》就说到,我们的娑婆世界,表象上污秽不堪,但本质完全清净,是释迦牟尼佛的净土(化土)。因此,在重重无尽的华藏世界中,既有佛菩萨的纯净佛土;也有佛菩萨与有情共同变现的形式上的秽土。 

唯识宗进一步将“一切皆心造”的观念,深入为“唯识所变”,世界也是如此。《成唯识论》指出,世界实际是由诸有情的第八识各自变现,即每一有情都变出了自己的世界,只是由于共业的共相种子,使相同业力的有情,变出的世界具有相似性,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世界。就如房内有许许多多盏灯在发光,所有灯的光交织在一起,根本无从一一分辨,如果其中一盏灯灭了,也并不影响其他灯交织成一片的光芒。同样,如果一有情从欲界生往色界,不再变出此世界,也并不影响其他有情变出世界的存在。乃至当佛教圣者通过修行脱离三界时,其自变的器世间灭了,但其他有情共变的器世间仍在,只是圣者所见是清净的器世间,而不是凡夫所见的污染器世间。

唯识论的上述有情各自变现器世间的理论,若从佛土的形成来看,应该是合理的。因为佛土都是由佛各自建立的,既然每一位佛都建立了自己的佛土,那么,说每一有情都变出了自己的世界,也应该是合理的。

“唯识所变”,表现为自变与共变。《瑜伽师地论》第六十六卷将自变、共变进一步分为四类:一是共中共,如山川大地等宏观世界,诸有情自变,但由于共相种子,所变相似,称为共变。由于欲界六道有情都变,所以都能受用,并非只有人可受用。二是共中不共,如江河湖泊中的水,是有情共变,但六道有情所见不同,如人所见为水,能受用;而鬼道有情等所见为火等,不能受用。又如,个人的田宅房屋等,虽是有情共变,但在属于个人期间为个人独享,也是共中不共。三是不共中不共,如人的眼根等,是生起自己眼识等的所依,并不能生起他人的眼识等,所以自己的眼根等,只能为自己受用。四是不共中共,如眼根等的扶根尘(眼根等依附的物质器官及身体),是自变,但他人也能受用,如器官移植,乃至广义地说,动物肉能被人食用,都是不共中共之例,原因在于有情的身体及身体的各部分,都既是自变,也是共变。

唯识论用自变与共变理论,解释了许多问题,包括传统世界观念难以解决的问题。

一、共变与器世间成坏

首先,如果世界是由有情变现,那么,世界在坏时和成时,都无有情居住,为什么还能存在?依《成唯识论》,是其他世界有情,变现此坏时和成时的世界。如上所说,大乘认为有无量三千大千世界,因此有无量有情。变现器世间时,欲界和色界四禅共五地,每一地有情共同变现该地的器世间。这样,当此欲界的器世间坏、无有情居住时,所有其他世界的欲界有情,仍同时变现此欲界的器世间。世界成、无有情居住时,也是如此。

进而,以欲界器世间为例,不能说是三界所有有情变现此器世间,因为色界和无色界有情不变此器世间:第一,色界有情物质身精细,欲界粗劣的器世间对其不能起支持作用;而无色界有情没有物质身,变现欲界器世间也无意义。第二,如果是上二界有情预先变出欲界器世间,以备将来受用,但由于此二界有情生命时间非常之长,预先变现就毫无意义。此外,如果上二界有情一期生命结束,将要生往欲界,那也是该有情在中有身时,变现欲界器世间,而此中有身,属于欲界,不属于色界或无色界。

大乘与唯识论的器世间理论,也解决了先前的一些难题。如地狱,按理世界坏时地狱也坏,但如果此时地狱有情的罪报还未受尽,怎么办?如果说罪报可以不受,则不符合佛教教理。大乘的世界观解决了此问题,即当此世界坏时,其他欲界世界还在,所以,当此世界坏、地狱坏时,罪报未尽的地狱有情,便会到其他世界的地狱继续受报,因为其他世界的地狱也是此世界地狱有情共变。

二、自变是根本

就共变与自变的关系来说,自变是根本。例如,传统说法,地狱中有狱卒、恶狗等有情在惩罚罪报有情,但唯识论对此质疑:如赤铁地狱火焰永恒不断,狱卒等自己尚不能忍受,如何再惩罚他人?所以,唯识论认为,地狱中的狱卒、恶狗等,并非是真实有情,而只是该罪报有情自身业力所变之幻现物。乃至地狱中的其他东西,如两山乍合乍离、铁树林中铁树之利刺或低或竖,归根结底,也都是罪报有情由业力自变。

所以,就共变来说,所有欲界有情变现了此欲界的器世间,包括地狱;但就自变来说,每一有情变现的器世间,包括地狱,根本上都由自己业力变现,是自变自受用。 

三、共变世界是自变世界的疏所缘缘

再看一个具体例子,如有人砍掉一棵树,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他砍的究竟是自己变的树,还是他人变的树?如果他砍的是自己变的树,或是这棵树的自变部分,那他人变的树应该还在,怎么就不见了?如果他砍的是他人变的树,那么唯识义就不能成立。或者,换个简单说法:此树是此人与其他有情共变,此人如何能砍掉其他有情所变之树?

唯识论的回答是:长在那里的树是共变,砍下的树仍是共变;即便做成家具,家具也是共变,因为其他人也能受用。

再从更深层次讨论,世界虽由有情共变,但部分有情的活动会改变世界,小至砍树,大至移山填海,乃至向宇宙空间发射卫星,器世间无时无刻不在变化。那么,该如何解释此类因部分有情的活动而改变共变世界的现象?

首先,佛教承认,每个有情都有自主性,可作善、恶、无记三性活动。不能说,由于世界是共变的,有情个体就不能对其作用,就无法改变世界。

再从其他有情对世界改变的接受来说,以胎生为例,每一有情从入胎开始,其第八识就变现出所在的世界。但其第八识变现自己的世界,是以其他有情变出的世界为疏所缘缘,即外部世界是如何,自己的第八识就变出怎样的世界。这样随着外部世界的不断改变,自己第八识也在不断改变自己变现的世界。


注释:

1.《上海佛教》,2017年第3期



下一篇:唯识物质观——唯识存在论(四) 上一篇:唯识有情观——唯识存在论(二)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