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物质观——唯识存在论(四)

 

唯识物质观

                  ——唯识存在论1(四) 

林国良


唯识论的色法,大体相当于现代科学的物质。由唯识色法理论来看,唯识物质观包括物质的性质与类别、物质的起源与形成等。

1.物质性质和类别

佛教或唯识论说的物质(即色法,下同)性质,主要是质碍性和变坏性。质碍性指物质占有一定的空间、具有互相障碍的性质,即一物占据此空间,其他物就不能同时占据此空间。变坏性指一切物质都会变坏。

唯识论的色法有十一种,包括五根、五境和法处所摄色。

五根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五根又分净色根和浮尘根(也称扶根尘)。净色根就是五种感觉机能,是真正起认取作用的,能认取五境,极其细微,难以直接感知。浮尘根是直接表现在外的五种感觉器官,对净色根起扶持作用,净色根依附浮尘根而存在。现代许多人认为,净色根就是神经系统,但《成唯识论》说净色根是每一众生自变自受用,由此来看,神经现在能被移植,也能在解剖时看到,不太符合唯识论净色根的含义。所以,净色根是不是神经系统,可暂且存疑。

五境是色声香味触,也就是五种感觉对象,分别为五根所认取。物质世界(器世间及各种物体)由色声香味触构成,由此可说五境是物质世界的基本元素。

唯识论的法处所摄色有五种,即极略色、极迥色、受所引色、遍计所起色、自在所生色。其中,极略色与极迥色,是将一切有质的物质(五根、五境、四大等)和无质的色(虚空色、明暗色等),分析到极微。其他三种,与现代物质概念关系不大,略而不说了。以下主要讨论五境(物质元素)与极微。

二、唯识论的物质元素起源

物质元素(五境)由何而来?《华严经》说“一切唯心造”,唯识论进一步发展为“一切唯识”。而对色法的“唯识”,唯识典籍有种种表述。《大乘百法明门论》的说法,可说是总括性的,“二所现影故”,即色法是由识法与心所法变现的影像。再具体展开,主要有三种说法。

1.色法由第八识变现,或由第八识中的种子生起。《楞伽经》等经论说:第八识变现能取和所取,色法就是所取,所以色法是第八识变现的。《瑜伽论》说五根、五境在第八识中都有自己的种子,所以,色法是由第八识中的自种生起。那么,由第八识变现或由第八识中的自种生起,两者是不是一回事?《成唯识论》说,种子是第八识生法的功能。这样,此观点是总的说,色法由第八识生起或变现。

2.色法由名言熏习而成。

色法的由来,《成唯识论》还有一种说法:“名言熏习势力起故。”即色法是由名言熏习的力量而生起。这是说,物质现象,是由于众生无始来始终执着的妄想,熏习第八识,形成了色法种子;再由色法种子生起色法。这样熏习的过程连续不断,所以色法能连续不断地形成。因此,唯识论将色法种子称为名言种子。

进而,能缘名言的只有第六识,这样,此观点认为,色法是由第六识的名言熏习而生成。

3.色法由相分熏而熏成种。

色声香味触,既是第八识的相分,也是前五识的相分,第八识生起色法,只是说了第八识相分是如何生起的,那么,前五识相分呢?

唯识论认为,前五识所缘的五境,是以第八识相分的五境为本质,变现五识内自识的影像相分。但进一步说,五识相分中的五境,也是由第八识中的自种生起的。那么,第八识相分中的五境相分种子,由何而来?窥基及其弟子提出了相分熏理论。

唯识论认为,现行能熏成种子,但第八识的现行不能熏成种子,因为第八识只是所熏,不是能熏。相分熏认为,现行前五识缘五境,会熏成如下种子:一是见分熏成自识的见分种子,以后能再生起五识现行;二是相分(五境)由见分的力量,熏成五识相分和第八识相分的两类五境种子。这样,此观点认为,五境种子是由五识的相分熏而熏成的。

这三种观点,相同处是都体现了色法由心法而来,但其差异处体现了唯识论的教理演变,此处不展开了。

三、物质元素的形成

物质元素是如何生成或形成的问题,与物质结构理论紧密相关。佛教的物质结构,涉及五境、四大种、极微等概念。对这些概念的相互关系,有多种不同说法。以小乘有部为例,一般的说法是:四大种是能造色,五境是所造色,能造色造所造色。此外,四大种与五境都有各自的极微。但即使在有部内,对此仍有不同的说法。

关于极微,有部认为极微实有,属十色处(五根、五境)。极微如何构成明显可见的物质?有部有“七倍增”和“八事所成”两种理论。

“七倍增”是描述从极微形成一指节物质所经历的过程。即从极微开始,七极微聚成一微,七微聚成一金尘,如此共经历十一层次的七倍增长,最后形成一指节大小的明显可见物质。

“八事所成”,指除了五根和声外,其他物质都是由四大种和四种所造色(色香味触)构成。此说似可解释日常物质具有色香味触的事实。

唯识论的物质形成观念,与有部完全不同。

首先,关于四大种与五境的关系,唯识论认为,四大种与五境都各有各自的种子,各由自种生起,并不是四大种造五境。

其次,关于极微,唯识论认为,极微非实有,极微只是意识思维分析的产物,属法处所摄色。

关于极微的“七倍增”形成可见物,唯识论指出,如果一个极微能与六个极微相合,那么极微应该有六面,这样就与有部的极微没有方分(不占空间)的观点矛盾了。

对“八事所成”,唯识论也提出了多种质难,其中一条是“风界难”,即如果风也由八事所成,那么八事中有色,风也应有青黄赤等色。这显然又不符合事实了。

那么,物质是如何形成的呢?《成唯识论》说,第八识变现物质时,无论其体积是大是小,都是一下子出现全体,并非另外变作许许多多的极微,然后再合成一种物质。

综上所说,唯识学认为:极微非实有,物质也并非由极微构成。

四、唯识物质观的价值

1.理论阐释功能

佛教教理,主要着眼于解脱,即具有解脱功能。但除此之外,佛教教理也有对世界万物的解释,以及对相关理论的评判作用,即还有理论阐释的功能。

唯识论的物质观,首先是对教内外物质观的评破,如上述对有部“七倍增”和“八事所成”的评破。

进而,将佛教物质观(以有部与唯识论为例),与现代科学作比较,是非常有意思的。

有部的极微说,按其“七倍增”成一指节,有人算出,一个极微的大小,在数量级上大体相当于一个氢原子的大小2。 因此,如将有部极微说看成是古代原子说,可说此理论也已达到一定的深度。但不足的是,此理论用单纯的空间排列、数量增长的方式,来说明物质的形成,这样顶多只能说明物质的物理性质和物理变化,无法说明物质的化学性质和化学变化。而其“八事所成”,似乎趋向由质的不同来说明物质的差别,但此理论终究没能形成像现代原子结构学说那样的定量模式。因此,有部的极微说,虽能作为一种理论来描述物质世界,即作为一种解释体系而存在,但毕竟不能像现代的原子分子学说那样,实际地变化和利用物质。

唯识论极微说坚持极微无方分,仅就此点,可说其突破了原子层面,意味着极微是物质的边界,超过此边界,就不存在物质了。但无方分的物质实际是不存在的,所以,唯识论认为,极微只是意识的建构。

唯识论的极微,使人联想到现代物理学的光子,光子的静止质量为零(理论上的存在,实际上光子不可能静止),这样似乎两种学说也具有一定意义上的可比性。只是在起源上,两者完全不同,物理学的基本粒子都起源于能量;而唯识论认为,极微只是意识思维分析的产物。

2.解脱功能

唯识论强调极微非实有,乃至强调色法由心法变现,实际是为其解脱理论服务的。大小乘佛教在解脱果上的差异是:小乘圣者入无余依涅槃,不再入世;而大乘圣者成佛后,还要变现出化身化土,以度化众生。如果物质世界是客观实在的,那么就不存在改变世界的可能性;而如果世界由心变现,则心净国土净,世界转变为清净就具备了可行性,而佛也能变出化身化土。

注释:

  1.《上海佛教》,2017年第5期 

  2.王俊淇:《阿毘达磨俱舍论•界品》翻译与极微论研究,复旦大学硕士论文,2013年。觉明:《极微有多大》,苏州清凉书院公众号《清凉论坛》,2017年6月8日





下一篇:唯识时空观——唯识存在论(五) 上一篇:唯识世界观——唯识存在论(三)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