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识时空观——唯识存在论(五)

 

唯识时空观

                  ——唯识存在论(五)[1]

林国良

 

 

    佛教传统的时空研究,主要是时间和空间的度量等;而更多的内容,如物质世界(器世间)在空间的分布,世界在时间长河中成住坏空的演变,以及更进一步展开的,如世界的重重无尽,芥子纳须弥的微观宏观圆融无碍等,都应属宇宙论或世界观。如果是将时空观与宇宙论(或世界观)分别而论,而非合说,则时空观更需深入讨论的,是始于古希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所研究的关于时空起源、本质、结构、表现形式等问题[2],而唯识论对时空的论述,可说包含了上述全部内容。

一、唯识时间论

    虽然在时空的度量等问题上,唯识论采用了一些世间说法,如《瑜伽论》五十二卷说:“云何时?谓由日轮出没增上力故,安立显示时节差别。”即时间和季节等是依太阳的活动而安立。但对时空的本质等问题,唯识论有自己特定的理论。

    在唯识论中,时间属心不相应行法,据《大乘阿毗达摩杂集论》卷二,心不相应行法是由依处、自体、假立三门建立。对于时间研究来说,依处相当于讨论时间来源,自体相当于讨论时间本质,假立相当于讨论时间结构。

    关于时间来源,唯识论认为,心不相应行法是依识法、心所法、色法而假立,其中,识法与心所法相当于精神现象,色法相等于物质现象,所以,时间(包括空间和其他心不相应行法)是来源于精神和物质现象。这一结论,与经典物理学的时间独立永恒存在不同,也与大爆炸宇宙论的时间起始于宇宙大爆炸不同。

    关于时间的本质,《杂集论》卷二说:“时者,谓于因果相续流转,假立为时。何以故?由有因果相续转故。若此因果已生已灭,立过去时;此若未生,立未来时;已生未灭,立现在时。”由此可见,时间的本质就是“因果相续流转”,即因果现象的连续与变化。“因果者,谓一切有为法,能生余故名因,从余生故名果。”所以,因果就是“一切有为法”,也就是一切精神现象与物质现象。对此时间本质,下文还将详细讨论。

    关于时间的结构或构成,从上述《杂集论》定义可知,时间分为过去、现在、未来。在此三时中,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认为,没有现在就没有时间;唯识论在此问题上,虽然理论背景不同,但结论相同,重在现在。《成唯识论》卷三说:“因果等言皆假施设,观现在法有引后用,假立当果对说现因;观现在法有酬前相,假立曾因对说现果。假谓现识似彼相现。”即过去、未来和现在三时(也称三世)都是“假施设”,是在“现识”上有相似的三时显现。“现识”及相应法在三时中是现在;“现识”及相应法有引生后法的作用,就将后法假立为将来果,现在法为因;“现识”及相应法有顺应前法的迹象,就将前法假立为过去因,现法为果。所以,过去和未来都是在现在之上假立,如窥基《成唯识论述记》卷三说:“谓大乘中唯有现法。”

    唯识论上述唯重现在的时间观,为唯识教理奠定了基础。唯识论认为,过去已过去,未来还没来,只有现在法存在。此观念成为其相关理论的基石。如存在论中,唯识论强调,种子生现行、现行熏种子是三法(种子、现行、所熏新种)同时,都在现在一刹那,而非先后。因为,如果种子在前、现行再熏种子在后,那么,种子所生的现行,在后一刹那已灭,已灭的现行如何还能熏成种子?同理可分析,种子生现行,还有现行熏种子,也是同时,所以,三法同时。在认识论方面,唯识论强调,正确的认识是现量与比量,而比量又是以现量为基础。现量的认识,包括第八识、前五识、五俱意识和定中意识的认识。从时间角度来说,现量就是认识当下的事物,即现在法,所以,现在法是认识的主要来源。

二、唯识空间论

    空间,唯识论称为“方”。《杂集论》对其的定义是:“方者,谓即于东西南北四维上下因果差别假立为方。何以故?即于十方因果遍满假说方故。当知此中唯说色法所摄因果,无色之法遍布处所无功能故。”

    所以,空间的来源,主要是依色法(物质)而假立。其本质是十方“因果差别假立”,其中,十方就是东、南、西、北、东南、西南、西北、东北以及上方和下方;十方“因果差别假立”,就是由十方物质分布而显现空间,也就是说,物质不存在的地方就是空。

    佛教中,从部派佛教开始就区分了空界与虚空无为。有部《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第七十五卷举了空界的例子,包括人体内的空,如眼穴空、耳穴空等;也包括外界与物体相对成立的空,如墙壁间空、丛林间空等。关于空界与虚空无为的差别,该论指出,空界是色法(物质),虚空无为不是;有见(即能看见物体周围或之间的空),虚空无为不能见;空界有漏、有为,虚空无为无漏、无为。

    有部的空界与经典物理学的绝对空间相仿,经典物理学认为,宇宙中物质实体之外的部分称为空间。但有部的空界与唯识的“方”,不是一回事,因为有部的空界是色法(物质);唯识的方,是心不相应行法,是“因果差别假立”。

三、唯识时空与因果

    如上所说,唯识论的时间和空间,本质上都依因果而假立。就因果来说,物质运动的因果律为自然科学所遵循;佛教所说的因果,则不但包括物质世界的因果关系,更包括有情生命的三世因果,以及轮回与解脱的因果。唯识论对因果同样极为重视,如唯识论的二十四心不相应行法,与部派佛教十四法相比,新增了十法,其中就有九法是依因果假立,包括流转(因果相续不断)、定异(因果种种差别)、相应(因与果相称)、势速(因果迅急流转)、次第(因果一一流转)、时、方、和合(因果众缘聚会)、不和合。

    唯识论因果的一个重要特点,表现为种子论。唯识论认为,一切事物的现行,乃至众生善恶行为的现行,都会在第八识中熏成种子,由种子使因果延续而不断绝。种子的活动,或是同时生起现行,或是生下一刹那自种。这样,在时间的表现形式上,唯识论就有三种时间形式:种子相续时间,种子生现行时间,以及现行相续时间。其中,种子生现行(同时现行熏种子)是在现在;而种子相续和现行相续的时间形式,都有过去、现在、未来三时。

    同样,空间也可从种子生现行来说明,也就是在色法(物质)种子生起色法现行时,空间同时形成,即在物体的外部乃至内部都有空间显现。

    然而,就本质来说,种子是第八识的功能,第八识中储藏着本有种子与新熏种子,而新熏种子也是来源于诸转识的现行活动,所以种子不离识,由此,种子的时间表现形式也不离识。因此可说,时间唯识,或时空唯识。

    此时空唯识的结论,同样体现于时空的来源和本质上。如上所说,“现识”上有相似的三时显现,这就是本质上的时间唯识。再就来源来说,时空都是心不相应行法,心不相应行法是依心法(识法、心所法)和色法建立,但色法又是由心法变现,如《大乘百法明门论》说,“二所现影故”,所以,时空归根结底是依心法建立,这就是来源上的时空唯识。

    唯识论的时空是依因果(事件)而假立,这就与经典物理学的绝对时空观不同,而与其后的相对论、量子力学等时空观更相顺应。同时,唯识论的时空观,也与佛教自己的三世因果自作自受的教理,更相顺应,例如,地狱(空间)的果报,唯自心所变,由恶业自现,非由某神灵审判所致。

四、佛教时空与解脱

    自然科学有多种时间趋势的预言:一是热力学时间趋势,预示一切事物都将走向混乱无序。二是宇宙学时间趋势,预示宇宙在膨胀,最终结果,或膨胀到死寂,或收缩至一切毁灭。三是生物学时间趋势,预示生命不断进化。四是耗散结构理论、协同学、突变论等自组织理论的时间趋势,预示非生命和生命最终都能形成高度有序的自组织。

    与上述或悲观或乐观的理论不同,佛教的传统时间趋势,是一种无限循环论,即认为世界永远处在成住坏空的循环中。但这种循环论的时间趋势,并不代表佛教对时间趋势或时空的终极认知。佛教的终极目标是寻求解脱,解脱的境界,就法身来说,是无边无际地永恒存在,因此,就终极目标来说,佛教所追求和所要达到的境界就是,永远不再受时空的束缚。

注释:

[1]《上海佛教》,2017年第6期

[2]参见杨河著《时间概念史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


 

 

 


下一篇: 上一篇:唯识物质观——唯识存在论(四)
友 情 链 接 文殊菩提网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