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对象论——唯识认知论(三)

 

认知对象论

——唯识认知论(三)[1]

 

林国良

 

    佛教的认知对象,都依认知主体而作区分。佛教传统的认知主体是六识,认知对象也依六识来区分,如眼识等五识的认知对象分别是色、声、香、味、触,即当前与五种感官对应的物质现象;而意识的认知对象则是一切法,包括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物质现象与精神现象。

    唯识论的认知对象,既继承了佛教传统的说法,也开创了自宗特定的说法。

一、八识和二智的认知对象

    唯识论的认知主体是八识,八识的认知对象也各有其唯识论特点。佛教传统的说法,识生起需要四缘:因缘、等无间缘、所缘缘、增上缘。其中,所缘缘就是认知对象,是诸识生起的必要条件。而唯识论将所缘缘进一步区分为亲所缘缘和疏所缘缘。

    唯识论的两种所缘缘,是基于其心识结构说,以比较简略的心识结构三分说为例,三分就是自证分、见分和相分。自证分是识自体,当识种子生起识现行时,自证分生起,同时变现见分和相分,见分是识的认知功能,相分是识的认知对象。

    五识的认知对象可以清楚地说明两种所缘缘。以眼识为例,当光出现时,眼根(眼睛)、作意等条件具备,眼识就生起,同时依外部的光,在识内变现相似的影像。此处,外部的光就是疏所缘缘;眼识内的影像,就是眼识的相分,是亲所缘缘。眼识所认知的,就是作为亲所缘缘的影像相分。

    进而,第六识(意识)能认知一切法。而意识还可分类,各类意识的认知对象也有所不同。关于意识的类别,有不同说法,比较常见的,是将意识分为明了意识、独散意识、定中意识、梦中意识。其中,明了意识也称五俱意识,就是与五识同时生起的意识,其认知对象与五识相同,就是五境。后三类可统称独头意识,即不与五识同时生起的意识。独散意识的认知对象,是除了同时五境之外的一切事物(包括非同时五境);此外,独散意识也能进行思维,获得判断和推理等知识。定中意识和梦中意识的认知对象,分别是定境和梦境。

    第七识和第八识是唯识论的特有概念。简略地说,第七识的认知对象是第八识见分。第八识的认知对象有三类:一切法的种子、有情自己的五根身、器世间。

    六、七、八识的所缘缘比较复杂,有的还有不同说法,限于篇幅,不作展开。

    以上是凡夫位八识的认知对象。十地菩萨和佛是圣位,圣位中,认知主体分为根本智与后得智,根本智的认知对象是真如,后得智的认知对象是一切法。

 

二、两种所缘缘与唯识无境

    唯识论的根本原则是“唯识无(外)境”,例如,虽然各种光(色)是在眼识之外,但各种光(色)是第八识的相分,所以还是在第八识内,由此可说,唯有识,无外境。这是存在论意义的“唯识无境”。进而,认识论的“唯识无境”,则更严格,诸识只了别(认知)识内境,不了别识外境。以眼识为例,虽然眼识外有光存在,但眼识只了别外光在识内的影像(相分),不了别外光。眼识如此,其他识也都如此,这就是认识论的“唯识无境”。

    唯识论的上述观点,与现代认知心理学相通。心理学也认为,视觉认知的过程就是:神经系统接收了外部光信号,将其转成电脉冲,传输到大脑皮层,再转换成视觉图像。两者相比,心理学的认知主体与唯识论不同;但不直接认知外部光,两者看法一致。

 

三、五识能否认知(疏所缘缘)五境

    进一步就唯识论来探讨,先看五识。《解深密经》说“识所缘,唯识所现”,也就是说,识的所缘(认知对象)就是所变,所变就是所缘。换句话说,不变即不缘。五识的疏所缘缘五境,是第八识的相分,是第八识所变,不是五识所变,五识不变疏所缘缘五境,应该不缘此五境。这是问题的由来。

    对此,需理清“缘”的含义。缘在此主要有二义:一是缘取,二是了别。就缘取义来说,五根也不变五境,但不能否认五根能取五境,这是缘取义。由此可知,在缘取义上,说五识缘五境是完全成立的。再就了别义来说,五识了别的是相分亲所缘缘五境,此相分五境是五识自变,符合上述所变与所缘的关系。进而,虽然五识不变因此也不了别疏所缘缘五境,但亲、疏所缘缘有相似性,因此也可间接地说,五识了别疏所缘缘五境;或亲疏合说,五识了别五境。这样说,既符合佛教传统的说法,也不违唯识论自宗的特定说法。

 

四、所缘与所缘缘

    再看意识。通常我们说,看到一道光,看到一张桌子,但在唯识论中,这是不同的两个认知过程。眼识可以看到一道光,但不能看到一张桌子。进而,眼识看到光,但能确认是何种光(如红光或黄光)的是意识;同样,看到一张桌子,也是通过由眼识到意识的过程,认知才得以完成。

    以上涉及的感觉、知觉等心理学内容,以后文章再论,这里先就唯识论来讨论。

    首先,这涉及唯识论的实法与假法概念。就色法(物质)来说,唯识论认为,色法是依他起性,依他起性如幻,所以,色法本性虚妄不实。但在此前提下,色法还是可以分为实法与假法,就大的类别来说,色、声、香、味、触是实法;桌子、椅子等世间器物是色、香、味、触的聚集物,属聚集假,是假法(其他的假法还有分位假和相续假等)。

    其次,唯识论认为,实法与假法差别的根源在于有无自种。实法有自种,由自种生起,所以有实体(前提仍是依他起性如幻);假法无自种、无实体。

    最后,就所缘缘来说,实法是所缘缘,如五识和五俱意识的认知对象;假法不是所缘缘,只是所缘,如独散意识的绝大多数认知对象。所缘的范围,包括上述聚集假法,以及过去未来等现在不存在的对象,乃至龟毛兔角等从不存在的对象。从体来区别,所缘缘是有体法;所缘是无体法,包括依他起性中的假法,也包括遍计所执性,都是无体法。

    唯识论由此可对认知是否正确作出区分。五识和五俱意识是如实了知对象的自相(自体),所以是正确认识。独散意识认知的错误,在于将无体认作有体。如桌子,从五心论来说,至决定心,独散意识形成这是桌子的认知,在世俗意义上,这是正确认知,即没有将桌子当做钢琴等其他东西;但到染净心阶段,法执(分别和俱生法执)生起,会执着桌子是有实体的存在,这就是错误认知。独散意识,由于其对事物的认知(知觉等),总伴有我执法执,所以,唯识论将此类认知都作为错误认知。但独散意识若作符合逻辑的推理等,则是正确认知(以后文章还会详论)。因此,唯识论对意识的看法就是:意识有执着,所以是虚妄分别的根源之一(另一源头在第七识),也是生死轮回的根源之一;但意识也能作正确思维,所以能修学佛法,直至证道。因此,若没看到意识有虚妄分别,或不承认意识能作正确思维,都是偏面的。

 

五、第八识不承受宇宙之重

    唯识论认为,器世间在每一众生的第八识中,由第八识执持。器世间(宇宙)的山河大地,虽属聚集假,却有重量,比如一个苹果,拿在手上,就可以感受到它的重量,那么,第八识是否要承受宇宙之重?

    首先,物理学认为,重量由质量而起,质量是任何物体都固有的一种属性。关于质量,唯识论说色法(物质)有质碍,由此有人产生了误解,将质碍等同于质量。但质量是个现代概念,现代有人解释质碍就是由质量引起的障碍,但即使是这样的解释,其要点仍是在障碍,而非质量。而古代并没有质量的概念,质即体,质碍就是色法各有自体,互不相容,所以也是指由体引起的障碍。

    进而,质碍,现代也有解释是色法占有空间,互不相容。但此说又会引起质疑。如色中的青黄赤有质碍,可能引起的质疑是:光作为电磁波,在同一空间里可以同时存在,如何能说各自占有空间、互不相容?应该说,青黄赤等光虽可同时出现,但仍各自保持了独立性,因为如果不保持独立性,而是互相融合,则青黄赤作为三原色,融合后早就成了其他色,就没有青黄赤色了,可见青黄赤色还是保持了独立性,或者说,有质碍。

    最后,重量是由质量引起的、物对物的压力(重力),第八识是心法,没有质碍或质量,具有质量的物质不会对其形成压力或重量。就如虚空,不会被喜马拉雅山压坏;同样,第八识作为心法,也不承受宇宙之重;其他识也是如此,不承受物质之重。

注释:

[1]《上海佛教》,2018年第3期

 

 

 

 


下一篇:认知类别论——唯识认知论(四) 上一篇:认知过程论——唯识认知论(二)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