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智的認知模型初探:四分說在佛智上的困難及探索》探討了什麼

 

编者按:本文是对发表于《圆光学报》第二十九期的《佛智的認知模型初探:四分說在佛智上的困難及探索》一文所作的介绍,该文可登录文末网址下载阅读。



                            使用及授權說明             

此文《<佛智的認知模型初探:四分說在佛智上的困難及探索>探討了什麼》 的作者授權并感谢林國良教授唯識網站刊出此文

                                                                                  作者:釋長照

                                                                                  2017-12-29

  

 

《佛智的認知模型初探:四分說在佛智上的困難及探索》探討了什麼

釋長照

“應該把佛智視為唯識真理的最高標準,對於佛智的認知模型的不同看法將極大影響唯識宗見。”探討佛智,有助於完善佛陀觀,有助於理解唯識三分說及四分說,深入把握唯識觀的實踐。四分說下的佛智,漢傳唯識典籍中有探討,但是對於佛智如何通達佛智甚為缺乏,《佛智的認知模型初探:四分說在佛智上的困難及探索》作了積極的嘗試。

由於《佛地經論》等主張成所作智相應心品無根本智,此文以佛的妙觀察智相應心品為例,結合四分說,探討了佛智如何通達佛智及佛智的真俗并觀;也有專門章節探討了加行道的唯識無境的修法,而且比較深入,篇幅比例較大,具有重要參考意義。

作者自說其探討是征求意見性質的,“拋磚引玉,懇請方家指正。”對此,應說作者是謹慎的,此文的論證有較為充足的經論依據,我們應該檢視的主要集中于此文的理路。關於這點,此文的一位匿名評審專家的意見,可以作為參考:“雖然作者一直謙稱主張“根本智、後得智沒有見分”沒有經論的依據,依據的是理路,若有人主張根本智、後得智有見分,且可以圓滿地答覆論辯中相關的問題,他也會欣然接受。但是他在論文中所提出的分析與論辯,相當具有邏輯性,縱使結論上有待商榷,但所提供的不同觀點的分析、經論上的不同說法等,還是相當具有參考價值。”

是什麼讓作者寫這篇論文?主要是作者在用四分說理解佛智,去完善建立大乘佛陀觀的時候,發現在佛智上應該避免見分證知見分的過患。作者在經論中沒有發現這方面的探討,所以“只能依據理路探討”。這個問題,是唯識學內部一些人所沒有發現或提出的,這具有創新性。

 

這篇論文圍繞了三個問題:

1、佛的根本智和後得智的見分有無,後得智的相分有無?

2、佛智如何通達佛智,是以見分認知還是以自證分認知?

3、佛智真俗並觀中,後得智是否要變現觀空?也就是說後得智有無相分的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是被優先探討的。

 

我們嘗試梳理一下作者的理路:心識的任何一分不可能既是能證也是所證,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才區分了三分或四分。這個情況在佛智上是否有變化?作者找到了《成唯識論》卷8中一段文:“淨八識聚自他展轉皆有所緣能遍緣故,唯除見分非相所緣,相分理無能緣用故。”此外,還有窺基法師、光良法師的解讀。作者概括說“唯識學內部對於佛智或有承許見分通達自證分、證自證分。”不過,作者認為佛智也做不到見分自見或自證分自見或證自證分自見,之所以做不到,是因為見分自見像刀自割一樣不合理,此如《解深密經》中所說“無有少法能見少法”;也就是說四分說安立的根本原則在佛智上也要成立,就不能承許佛的妙觀察智的見分自緣。這樣,作者選擇了保守的佛智模型進行探討,這個模型遵循通常的四分說。於是,作者就不去探討佛的妙觀察智的見分內緣自證分和證自證分等情況了。作者的解釋是“這個保守模型成立的可能性應該不比承許佛智的見分緣自證分更低,探討這個模型有助於完善唯識宗的佛陀觀。”

為了處理這三個問題,作者展開了正文。

第一個較大篇幅辨析了佛智,界定了佛智的根本智和佛智的后得智。應該注意的,作者也是為了征求藏傳佛教的意見,所以使用了“二現隱沒”等詞彙。

根本智由二現隱沒之門而見勝義諦;后得智帶有二現見俗諦及真諦。此中,二現就是能所,這是應該注意的:二取有八種解釋,究竟如何理解二取空。

第二個較大篇幅辨析了三自性(三無自性)。作者結合三性在心智上的具體表現,界定執著遍計所執性,心識中會有遍計所執性的顯像,認知依他起性,心識中會有依他起性的顯像;認知圓成實性,心識中會有圓成實性的顯像;如果是親證的話,就不帶有顯像。于根本智的所行境中,諸法的圓成實性顯現,此中全無世俗顯現,更無錯亂顯現。依遍二性的顯像都不顯現,遍計所執性以無所有的方式不可得,依他起性以不是根本智的認知對象而不顯現的方式不可得,

在辨析了三性之後,考察從加行位到見道位及佛位的見分、相分等的情況。這樣,就開始解決那三大問題。

護法論師認為根本智有見分,作者考慮了根本智沒有見分的可能性。一者,對於見分的理解,作者與護法論師可能是不同,作者更傾向於從陳那—法稱量論中尋覓對於認知六塵的作用界定見分。一旦沒有六塵影像相分,這樣的見分就是沒有的了。這點是應該特別注意的,作者對於陳那—法稱量論的理解是我們應該審視的。二者,對於妙觀察相應心品而言,心王和心所都有自證分等。為了簡化問題,作者就沒有細分。我們以妙觀察智的慧心所為例,慧心所的自證分就只有一個,慧心所的根本智的自證分和慧心所的後得智的自證分其實是同體。如自證分,見分、證自證分類似。

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會有見分自見的問題。因為后得智通達根本智,如果是以見分通達,后得智的見分與根本智的見分又是同體,就是見分認知了見分自己,這就像刀自割一般不合理。對此的一個理路的走法是不承許后得智通達根本智,因為后得智與根本智也是同體。作者的解釋說,通過自證分和證自證分的關係,就能安立后得智通達根本智,而沒有見分自見,自證分自見,證自證分自見的過患。

作者優先探討了第三個問題,后得智是變相觀空還是變相觀相?后得智到底有沒有認知到真正的真如,主張變相觀空的若干人士看來并沒有認知到,只是見到所變帶的相似于真如的影像而已。這就是所謂“變相觀相”。作者的看法是:認知到了真正的真如,而且是不隔著相似于真如的影像而認知,只是有能所二現。那麼,根本智和后得智都認知到真正的真如,此二智有何差別。作者認為:根本智泯滅二現而認知真如,后得智不泯滅二現,此為差別。類似的說法,在藏傳也是有的,所以,也不是作者杜撰。但是作者抉擇後,也并不是全盤接受藏傳的佛陀觀的觀點。作者認為在妙觀察智上承許后得智不變相觀空的理由,在成所作智上不具備(相關理由),所以,還是很謹慎地傾向於認為成所作智變相觀空。

作者的一個理由:“如果承許佛的後得智緣根本智,由於後得智無需變現出根本智的影像相分認知根本智,難以理解為什麼又需要變現出根本智的真如的影像相分或根本智所證知其他法的真如的影像相分而認知真如。”這個理由放到根本智證根本智的真如,后得智對此加以認知,這樣一個點上去思維,發覺貌似還真得承認后得智不變相觀空。

作者認為要避免見分自見的問題,索性考慮不承許根本智有見分,採用自證分與證自證分相互了知的方式來安立根本智和后得智。這就能從第一個問題過度到了第二個問題。其實,這兩個問題也是密切相關的。

根本智以挾帶的方式證知真如,作者以根本智證根本智的真如作為突破口。

對於第一個問題,作者考察了唯識無境的修法,從加行道到見道的心智轉變情況。這一個過程是泯滅識境二者的世俗顯現的過程,見道的時候根本智的勝義諦(真如)在根本智的所行境中顯現,這樣安立根本智能證知根本智的真如。根本智對於根本智的真如的觀覺就沒有能所,而根本智在根本智來看又唯是顯現為真如的樣子;以根本智來看根本智,根本智看到了顯現為真如的根本智,也就是看到了真如,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對於根本智而言,根本智是真如。那麼,根本智的自證分也理應顯現為真如,意為唯有彼勝義諦顯現,如果是用見分證知自證分的勝義諦,這就難以理解了。因為只有見分去緣自證分,再談緣自證分的真如,自證分的真如安立在自證分上的緣故。更難以理解的是,如果根本智有見分,根本智的見分去認知根本智的真如,一定也要能認知見分的真如;根本智的見分認知見分的真如,這就是匪夷所思。為了解決這個匪夷所思的問題,作者放棄根本智以見分證真如的觀點。

作者認為:“根本智的真如在彼時作為自證分的所取相時,沒有世俗顯現而被自證分領受,此即為根本智親證真如。由於自證分不能直接證知自證分,所以要證自證分領受自證分對於真如的證知。”基於此,作者探究第二個和第三個問題。由於安立“第三分通過緣取第四分,從而間接證知親證真如。這個量果可以分攤到根本智和後得智上,由於二智有無二現的認知方式不同,故而對此量果的領受也不同。”這樣,就消除了變相觀空的問題。原因是“無論第三分緣第四分還是第四分緣第三分,都不需要變出對方的影像而緣,都是親證。”

相關的問題還涉及因緣變和分別變,作者認為“這樣的安立並不妨礙佛的第八淨識變現佛的根身及淨土,因為這屬於因緣變,不同於分別變。佛的第八識的後得智也是不需要變現出根身、淨土的影像相分去緣根身、淨土,可以用第八識的自證分領受第八識來實現對於第八識所變現的根身等的證知,此領受即完成了四分說中見分的工作。”限於篇幅及主體,作者對此只是略說。

此外,作者簡略探討了:1、佛的自證分如何緣與佛智異體的法的問題。2、佛知三世如何避免宿命論的問題。3、不承許自證分的派別,安立佛智通達佛智有問題,因為若是承許佛智通達佛智,在作者看來就是佛智認知了自己,就是佛智的自證。佛的自證分允許與凡夫的自證分不同,所以,在作者看來不承許自證分與承許佛智通達佛智是矛盾的。

當然,整篇文章的重點不是這三個小問題,而是前文所說三個大問題。作者基於對四分說的理解,探求佛智的情況,發覺沒有辦法解決見分自見等問題,所以,暫且有目前的承許。作者很明確地提出:“在承許根本智和後得智有見分的情況下,如果在四分說中就能解決相關的過患,筆者完全可以放棄目前的觀點,欣然接受根本智和後得智有見分的四分說。”

則生法師寫該文本是希望得到批評賜教,我寫此文對則生法師的論文作一介紹也是如此,本著理長為宗的原則,誠盼諸位法師專家大德能對則生法師提出的問題提供寶貴的賜教(論文中最後一個腳註有標明則生法師電子信箱)。此文所涉及的問題,也是我非常關心的,有些地方看不懂,關於則生法師的觀點的描述有詢問則生法師。

 

 

論文鏈接:

http://www.ykbi.edu.tw/modules/journal/journal_p29.php




下一篇: 上一篇:释定如:瑜伽行派止观学说 ——以《解深密经·分别瑜伽品》
友 情 链 接 文殊菩提网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