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亮:唯识宗回忆理论若干问题探讨

 

唯识宗回忆理论若干问题探讨

张晓亮


摘要

    在“诸法无我”的前提下如何能回忆,这是佛教大小乘及佛教之外其他派别对回忆问题思考的起点。大乘唯识学回忆的原因乃是“因熏习力”,具体包括现行和种子两部分。就现行中包括自证分、想心所与念心所相应的第六意识,泛而言之则包括前念缘境时之“总聚心、心所”熏成种子作为后念回忆的原因。但是,就前念异熟心第六意识缘境因为不熏种子,那么后念善恶心如何回忆前念异熟心第六识?同样,佛果圆满也不熏种,佛陀如何回忆?这是就回忆所发生的原因而言。就回忆的心理机制而言,包括能回忆的“心”和所回忆的“境”两方面。能回忆的“心”即是第六独散意识及其相应的念心所,这是就未自在位而言。而就八地及八地菩萨以上并佛果位,八识都能回忆前“境”,不局限于第六意识。回忆的“过去境”包括过去所经历且领受过的事情及情景,及当时面对彼事彼景的心理感受。然而,“过去境”并不等同于“曾受境”。现在独散意识寻求心变相缘,现在相分相似于彼过去之本质境,现在相分称之为“曾受境”,并不是过去已经灭去的本质境叫“曾受境”。“曾受境”属于现在,就是说曾受境指现在意识的相分,非指过去的相分。然而,宿住智和佛智例外,因为二智所缘之境非要曾受,那么二智如何能回忆?其中多有疑难之处,实有作进一步探讨的必要。限于篇幅,本文仅论及其中一个问题,即回忆的对象作为一种存在,在唯识学对认识对象的划分中属于三类境的哪一种?


注:本文原载于《唯识研究》第五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8,第72—84页。

张晓亮+唯识宗回忆理论若干问题探讨(《唯识学研究》第五).docx



下一篇: 上一篇:释长照:《佛智的認知模型初探:四分說在佛智上的困難及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