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体例说明

 

若干體例說明

一、加引號

由於《了義燈》行文相當艱澀,經論引文、各家注釋引文與作者評述交織一起,區分不易,所以本書較多地使用了引號,包括以下情況:

1.圓測《成唯識論疏》與道證《要集》等都已佚失,難以區分直接引文與間接引文,為使引文能與他人說法或作者評破清晰區分,加上引號。

2.特定句型加引號,如

“……”者

此類以“者”字提示的句型,其中引文有的相當長,如不加引號,不能清晰表示此種句型,所以即使引文不是直接引文,也加句號。此種情況下,區分直接引文與間接引文,主要以注釋中的“參見”一詞來表示,間接引文加“參見”,直接引文不加。

與上述情況相似,如果間接引文是句子的一部分,且引文較長,由多個單句構成,不用引號難以看清,則加引號。

 

二、序數號的層次表達差異

在分層說明的文字中,如還有第二甚至第三層次的說明,則第一層次按常規,序數號後用頓號,分句間用分號(或句號);以下層次則序數字後不用頓號,分句間用逗號。如下例:

體性不同者,於中分三。一、辨本釋,如《法苑》。於中復三:一總出體,二別出教體,三明聚集。二、敘異釋。敘異釋中,初敘異,次詮簡。三、敘自釋。自釋者,至下當辨。

 

三、傳來底本(指某大藏經編委會傳來的底本——林注),有些地方文字有誤。

傳來的底本,應是大正本的複製,但由於做了些符號修改工作,所以可能出現一些失誤。

1.第二卷中,原“云”字都變成“量云”,竄入數十個“量”字,

2.第五卷中有一處

瞋癡三俱生分別一切容與五受相應者意地分別純苦趣無。(脫“貪”字)

對上述情況,本書出注並塗紅,以便編輯校對,如確認,可再刪去注釋。(卷二出了近十個注,但發覺類似情況太多,以後不再出注。)


友 情 链 接 文殊菩提网

版权所有 © 2016 唯识译经网   沪ICP备88888888号

down_logo.png